我欲弃天而问道,我欲寻魔斩青天!《寻魔问道》开篇连载欢迎点评

来源: 昕葉小筑 2016-09-14 03:20:00 只看该作者 |阅读模式
  怒撞九天,下斩黄泉,弃仙求魔一念间!斩仙池,化魔坛,一生只为情意间。看沧桑,视万物,我欲成魔不做仙!


  古云镇 南天家府宅
  “娘...娘...娘...”一个约莫十三四岁模样的瘦小少年在门外叫喊道,男孩虽然瘦小但眼神中却透露出一抹坚毅之色。
  “父亲我娘怎么样了,我可不可以进去啊”男孩焦急的看着身旁的男人问道。男人一脸严肃眼神紧盯房门口中冷喝一声“宇儿”,眼神中有一股难以掩盖的凝重沉默不语。男孩看到父亲的样子内心焦急却不再敢再多言,只能将双手握拳在原地踱着脚心想“已经六七个时辰为何还没有声音传出,哎”内心不禁一声叹息。
  就在此时一声啼哭声在屋内想起“生啦...老爷,生了恭喜老爷是个女娃”丫鬟在屋内大声喊道,顿时四周压抑的凝重感荡然无存满是一派祥和之气,我抬头看向爹这是我第一次看到爹露出了微笑,虽然很浅但他真的在笑。我顾不得其他闯进屋内,看见奶妈抱着的小女娃开心的笑道“哈哈哈可爱真的太可爱了”。粉雕玉琢的摸样甚是可爱至极,圆整的双眼在不停的在打量四周,正在大家沉浸喜悦之中时。
  “不好了不好了...见红了”接生婆一脸惊慌地喊道。闻听此声父亲也变得焦急起来喊道“快去请郎中过来,快去”,从未经历过的我一脸茫然地站在那里,父亲走过来把我轰出了屋子。
  看着全家上下乱哄哄的样子心想“不好,可能出事了”。正在我不知所以的时候却看见端着水盆跑过去的莲香喊道“莲香站住你过来!”,莲香急忙站住脚步看着我问道“少爷有何吩咐?” “里面发生了何事?为何你们如此慌张我娘亲她怎么样了?不许隐瞒快说”莲香看我一脸严肃的样子犹豫片刻说“夫人见红了,出了很多的血怕是忧及性命,老爷吩咐不许我们多说一句,少爷可不要说是我告诉你的啊!否则老爷怪罪下来我就...”莲香一副惶恐的样子看着我。听完莲香的话顿时感觉内心一紧脸色也有些发白,“好你快去帮忙吧”我对莲香吩咐道。
  不多久一位白发白须老者在丫鬟带领下走进了院内不知是否错觉老者看了南天宇一眼微微一笑走进屋内,屋内一片寂静丝毫听不到只声片语。
  我走到门旁侧耳倾听许久想起了父亲急切的话语“先生我夫人情况如何”,“尊夫人情况很是不妙,虽已针灸止住夫人血崩之事,但...”老者话语截然而至似乎有些犹豫。“先生但说无妨,无论如何我南天家都会办到”父亲话语有些经凝重与肯切道,老者沉思片刻缓缓道来“夫人因血亏严重,气若游丝,且因产子气脉亏损巨大需药物调理方能保住性命!”父亲一听此言急切说道“先生请说何种药材,请给出药方我立刻派人置办!”老者面带一丝犹豫道“此方其他药材皆可得之随名贵但却不难寻,唯独一味药材是可遇而不可求得”父亲急忙询问道“何种药材?我立刻派人寻找,倾我南天家之力也要寻获此物。”老者一捋胡须说道“有五片叶每片叶瓣各持一色,所以称为五色株兰,不过此物极是难寻须有缘者不可得。”父亲询问道“不知这五色株兰生为何地?”老者道“就在这古云镇后的十万大山之中”父亲听闻面色凝重思虑片刻道“这茫茫大山如何去寻?请先生明示” “此物生长于山顶之巅,群山最高处,每百年变换一色,当五叶呈现每叶一色方为成熟,采摘后要以玉盒收藏,至于能否得到全看机缘!我先开一副药方暂且保住夫人的命,十日内如不能得到请恕老夫也无能为力”老者说完便写完药方出了房门。
  门突然被打开吓了南天宇一个激灵双眼傻傻的看着老者不知所言起来,老者看着门口的小男孩似眼中闪现一抹精光,凝视南天宇片刻口中念叨“原来如此,天意。”便离了开去!
  南天宇望着老者思量刚才那句话,感觉不可捉摸便不再理会。看着房屋里的父亲一脸愁容慢慢走了进去轻轻说道“父亲”南天煌看了自己的儿子一眼默默不语,沉默一会说“宇儿你先出去吧”南天宇望着父亲疲惫的样子只好收起一肚子的话语慢慢地走出房门。回到自己房间后在屋内来回踱步思量着刚刚偷听到的事情,想了一会便下决心写了一封书信留在桌上后便走出房门。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收藏
收藏0
转播
转播
分享
分享
分享
淘帖0
支持
支持2
反对
反对0

大神点评1

跳转到指定楼层
  求更啊,楼主……
  
#2
ty_117165780 2016-09-13 22:46:07 只看该作者
  求更啊,楼主……
  
#3
ty_117165780 2016-09-13 22:46:52 只看该作者
  求更啊,楼主……
  
#4
ty_117165780 2016-09-13 22:47:31 只看该作者
  求更啊,楼主……
  
#5
ty_117165780 2016-09-13 22:47:57 只看该作者
  求更啊,楼主……
  
#6
昕葉小筑 2016-09-13 23:30:44 只看该作者
  十万大山
  十万大山连绵不绝,有如万龙升腾之势。传说十万大山中常有异兽出没,凶猛异常,偶有有山民进山而不得回的事情发生。而有山民在山中打猎采药时偶然得见仙人腾云而去,故而把这神秘之地传的异乎寻常,当然这也只是传闻已。
  南天宇独自一人走进这十万大山面对如此群山,弱小的他内心也不禁打起鼓来。但他一想到母亲需要他的帮助他便再次鼓起勇气,在他稚嫩的脸庞上浮现一抹坚毅!可这十万大山之中却如何去寻找他所需要之物,在徒步走过的地方他感觉到了茫然,虽有一份坚定的心却不知道方向。
  烈阳高照南天宇出来的太急却没有带干粮和水只拿了父亲书房中一个精美的玉匣,可这玉匣也不能当食物和水,小南天宇一步一步在山间走着。
  不知方向的他内心终于感觉到了恐惧,他想到了他的母亲。就在他绝望的时候猛然瞧见前方有一位老者,此刻虚脱的南天宇拼尽力气望去正是那白发白须的老人。
  看见希望的南天宇大声呼喊到“老人家...救救我。”老人听到后方有一声稚嫩的嗓音在呼救边回头望去,看见趴在地上已经累得不行的南天宇略一差异,便赶忙上前抱起他问道“你这小娃怎会来此?难道是…呵原来如此!也罢你我有缘这便是天意!”说罢老者拿出的食物和水,南田宇看见老者拿出之物就好似豺狼遇见了野鸡,一顿风卷残云后也有了力气道“谢谢老爷爷幸亏遇见了您否则我就...”
  “算了算了无需多言,早在你府上时我便看出你有所不凡,这山中你一个小娃来此不知凶险万分么?不做万全准备便行莽撞之事有勇无谋!”老者语气略带严厉责问道。南田宇羞愧的低下头小声道“晚辈一时情急便不再琢磨就走了出来”说罢眼中似有泪花闪现。
  看着眼前的小娃老者内心也有些不忍连说道“好了好了,你个小娃子这或许就是你所走之路,此物你带上或许机缘因你而起。你的路自己去追寻老夫不能相帮。”一个血红色样式十分古老考究的玉佩被老者挂在南天宇的脖颈之上微笑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南天宇望着老者不明白他所说的话,对于他来说一切或许还是很深奥。南天宇问老者“老人家如何称呼您,谢谢您的帮助,日后家父必有重谢!”老者含笑道“重谢不必,你我有缘或许此缘未尽,老夫云中子切记你只有十日时间好自为之。”老者转身离开不多时已不见踪影,南天宇望着老者消失的地方,重新振作精神,背起老者留下的干粮和水囊,左手摸了摸胸前老者所送玉佩继续上路。
#7
昕葉小筑 2016-09-13 23:31:58 只看该作者
  南天宇走在山间路上此时依然接近黄昏时分,太阳马上就要下山要找一处地方度过今晚,在远处半山腰上发现一处洞穴南天宇立刻攀爬过去钻进山洞里,黑漆漆的山洞伸手不见五指外面已然被黑夜笼罩,打开包裹胡乱吃了点东西便在思索老者的话“说我是机缘,或许是说我能够找到药材么?这老人家说话真是难以捉摸,真是麻烦何不说的明了一些!哎不知父亲是否知道我独自出来呢,回去的话定少不了一顿责罚。”正当南天宇胡思乱想之际听到外面一阵狼嚎之声,小小年纪的他感觉一阵害怕。不自觉的往山洞里挪了过去,本就黑暗的洞穴此刻更加漆黑一片。蜷缩了身子曲在角落里不敢吭声怕是招来猛兽就大事不妙,不知不觉中竟然因为疲惫和害怕中睡了过去。一阵轰隆隆的打雷声把酣睡中的南天宇惊醒,四周还是一片漆黑,洞外电闪雷鸣一片狰狞吓得南天宇一身瑟瑟发抖。右手本想扶地挪动一下身体不想被什么东西割破了手掌顿时一阵疼痛感袭来,本就害怕的他变得更加委屈眼泪哗哗地流下,口中一阵咒骂声后他摸索一番突然摸到一个坚硬的物体,他拿起此物接着闪电看了一眼竟然是一个锈迹斑斑的砍山刀模样的东西,心里正是郁闷气节之时这把刀突然绿光一闪整个洞穴顿时变得发亮起来。隐约间听到一阵嗡鸣之声在耳边响起像是野兽的嘶吼刺耳异常,手掌上的鲜血顺着刀柄延伸至刀刃处好像这把刀在喝他的血一样,他赶忙一阵慌乱的把刀扔出老远,心里一阵嘀咕“这是什么东西如此诡异,本来就够倒霉的又遇上此物。”正当感慨之际脖颈处的血色玉佩猛的一闪竟然亮了起来与那刀的绿色撞在一起一闪没入破刀之内,几个闪动之后洞内又是一片漆黑。南天宇目瞪口呆的看着刚刚发生的一切口中念道“这是怎么回事怪事今天这么多,这玉佩也真是诡异之极。那老者不是一位郎中么他到底是何人?”外面雨声渐渐平息南天宇感觉一阵疲乏感涌上心头慢慢又睡了过去,在他睡去的同时胸前的血色玉佩微微发亮。
#8
昕葉小筑 2016-09-13 23:32:22 只看该作者
  早上的山微微有些发凉一阵凉风吹过南天宇不禁打了一个冷颤睁开了眼,外面已然是清晨。伸个懒腰做起了身子环视四周洞内清晰可见,洞内不大五六丈大小南天宇看了看手掌发现昨晚的伤口竟然不见了,一阵错愕这真是奇怪难道昨晚实在做梦不成?猛的看像不远处的地方一把短小约一尺半长的短刃躺在地上,早已不是锈迹斑斑的模样通体散发一抹幽光。南天宇起身走了过去捡起地上的短刃拿在手里看了看,感觉一阵冰凉刺骨。南天宇看着短刃口中说道“这小刀很是精美我记得昨晚它是锈的不能再锈怎么现在变成这般模样?”内心疑惑不已,刀柄处一条盘龙旋转其上龙口延伸至刀背处刀身好像旋刻有卷云一样的纹路还有不知名的符号,好像文字但不太看得懂,南天宇抚摸短刃越看越是喜爱心道“既然被我发现从此你就属于我了,跟着本公子你也算是有了一个好归宿哈哈哈”便开心着小心翼翼的将刀收起包好后插进怀里走出山洞继续寻找五色株兰。治愈伤口为何不药而愈也不再理会,却不知怀内那柄短刃绿光一闪好像一眸灵动闪烁后便暗淡下去!
  走出山洞的南田宇深吸一口新鲜空气,伸了个懒腰便向望见的最高山方向走去。一边走着一边嘀咕道“都说这十万大山中妖兽异常,可这感觉也没什么啊,如此宝物我真有如此机缘么?”看着茫茫大山不再多言继续攀爬。
  一走数日时间眼看十日之限已过小半,这几日来南田宇不停走过个山峰之间,去寻找这五色株兰,但却都无功而返。
  就在这一天南田宇攀爬至一处高峰之处,寻看一番后没有发现所找之物,正要下山之际忽然远远山峰之处,一道五彩霞光闪现。南天宇一阵惊喜心道“这是什么,如此奇光莫非就是我所寻之物!如若不是也是一件宝物”想到至此便不再犹豫,一路飞奔下山。
  心态过于急切,山间杂草灌木丛生,衣衫早已被挂的破烂不堪,有时甚至翻入山下沟壑之处,就这样半日之后总算到达所去之山半山腰处。正当南田宇奋力攀往山顶之时,乎看远处三道奇光飞奔而来,南天宇一阵心惊说道“难道是仙人下凡,没想到此番出来还能遇到仙人,不过看样子好像也是照此山而来。”但转念一想大声吼道“不好,我的五色株兰。”脚步不禁更加快了几分.
  花费一番功夫总算到达山顶之处,便片刻不敢停歇开始四处寻觅,虽说这山顶之处不是很大,但杂草树木繁多刚才远远望见闪现五色之光之处也不是容易寻觅到的。
  南天宇一阵翻着却就是不见五色之光散发的地方内心不禁一阵烦躁,随手捡起一块大石往远处扔去,忽然失落之地闪现一抹异彩之色,南天宇一阵欣喜飞快地跑了过去,拨开草丛一阵五色之光在杂草拨开之时顿然爆发出来,此物叶生五片每片各持一色散发无色光晕。南天宇惊喜若狂口中不停念叨“找到了、找到了我终于找到了,这和老者所言完全吻合,这就是五色株兰,我娘亲有救了。”南天宇上前一把抓起看着眼前手中之物,小心翼翼的将其放入玉匣之中,满是狂喜的将要离开之际,一个声音突然出现,“站住”南天宇一愣猛然回头望去,看见三个年青少年站在身后,说话之声正是其中一个略微有些发胖的少年发出。
#9
昕葉小筑 2016-09-13 23:32:43 只看该作者
  这三个少年一身白袍,头戴青冠手拿一把宝剑,浑身上下散发一种灵韵之气,说话少年一脸怒色王者傻傻站在那里的南天宇,南天宇愣愣的看了几眼三人便开口道“你们可是跟我说话?”微胖少年蔑视着看着南天宇冷冷说道“不是和你难道和鬼么?”
  南天宇一听此言为之气节道“你、你、你...你怎么如此说话有没有教养啊你才是鬼呢。”南天宇气愤的看着眼前说话之人,微胖少年正想要在说些什么,却被为首样貌英俊气度不凡的少年拦到,英俊少年微微一笑略一抱拳施礼道“小兄弟莫怪,我师弟脾气不好出口有些鲁莽,请勿怪。”
  南天宇看了一眼英俊少年听完他说的话后心情平复一些,抱拳还礼道“没事,请问几位叫住我所谓何事?”南天宇诧异地看着眼前英俊少年,内心不仅一阵嘀咕“莫非他们也是为了这五色株兰?如果真是这样可大大不妙,此物对我重要至极,无论如何我也要保下此物。”心里想到此事,身体微微一紧眼神透露一股不弱之势。
  英俊少年看了一眼南天宇略一思索便道“我三人来此为寻一物,不知朋友是否采到一株散发无色之光的植物?”果然被南天宇猜中,他们也是为此物而来,不假思索便道“没有啊,不知道你所说何物,我还有事先走一步。”说罢南天宇便要转身立刻离去,忽然旁边微胖少年立刻喊道“不准走,你骗人我明明看到你采到五色株兰放入玉匣之内,还要说谎不成。”微胖少年说完一个闪身便到了南天宇面前,正要动手之时英俊少年便出声喊道“住手师弟不可鲁莽”南天宇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微胖少年一整惊愕,他是怎么突然过来的我和他们距离至少十二三丈之远,只是瞬息之间便到了我的眼前,不知所以然的南天宇并未反应过来。微胖少年听到师兄的话不敢再做下一步动作,只是双眼远征的看着眼前的瘦小少年。
  英俊少年带着另一个少年走了过来,对南天宇说道“在下紫阳宗叶梓晨,这位是我师弟张大柯,我师弟性格粗犷多有得罪还望海涵,我身旁这位是我师妹宁天儿。”南天宇听闻才知道原来眼前的胖子叫做张大柯,说话气度不凡的英俊少年叫做叶梓晨,倒是这位一直未开口的少女南天宇多看了几眼,心道“好美啊,好似仙女一般肤白如玉眼眸似水,口若樱桃,不过此女眼神却从未移开这名叫叶梓晨的少年身上一眼,好似发现了什么”忽然发觉有些失态眼神便从少女身旁移开轻咳一声道“在下古云镇南天宇。不过紫阳宗?却从未听闻!” “哼,连紫阳宗都不曾听过原来是个市井小民罢了,大师兄何必跟他多说什么废话,五色株兰对你重要至极,直接抢来就是了。”张大柯一脸的鄙夷说道。
  叶梓晨微笑的看了一眼张大柯并未理会,看向南天宇说道“小兄弟你所得之物对我很是重要,还请行个方便,我愿用其他物品与你交换如何?”一旁的名叫宁天儿的美丽女孩也开了口道“我师兄已经万分诚恳,既不欺压于你也并未抢夺,算是礼让万分你若识相一些快快交出来吧”南天宇听闻此话十分诧异的看向女孩心道“这小好女孩,虽长相好看,但话语十分霸道。难道这紫阳宗的人都是这般摸样”不过这叫叶梓晨的倒是话语十分客气但略一思索就说道“很是抱歉家母正需此物救命恕我无法相让,在下告辞。”话语结束转身就要离去,可转身只是却被小胖子一把抓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