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粉时代:草根升迁记

来源: 牡丹江老程2016 2016-03-28 23:05:00 只看该作者 |阅读模式
  本帖已授权天涯社区,欢迎洽谈出版、影视、音频改编事宜。
  【合作QQ:906548624】


  从那支银灰色的诺基亚手机传来悠扬的声音,让周济的心里陡地紧张起来,这个电话还真是打来了。虽然只是几句简单的话语,却让周济费尽了猜测。通话结束,周济还在盯盯地看着那部手机发呆,似乎那里有着无穷的奥秘。
  这部诺基亚手机就是为了接到这个电话,游嘉丽才送给他的,可见这个电话是多么重要。。
  周济并不认识游嘉丽,他只知道游嘉丽是牡丹江市文化局创作科科长,而他这个写过些东西没什么名气,更不是体制内的大学生,跟她也是八竿子打不着。可是,几天前,牡丹江大学宣教处美女副处长毕舒婷居然来到他的寝室,带来了美女身上特有的光彩,莫名其妙地问了他一些情况,这让周济产生了幻想,莫不是要给他留学校?如果是这样,也不愧是个好的去处,不然他很可能就会灰溜溜地回到他的大青山镇了。
  但毕舒婷并不是宣布有关工作和学习上的任何消息,而是极其神秘地对他说:“这几天我介绍你认识一个人,这可是牡丹江有名的人物啊,当然是个美女,而且不仅仅是个美女。你要保持最好的状态见这个人,你可是我在学校上千个基本合格的男学生中选中的啊。这机会可是……”说着,毕舒婷诡谲地一笑,那张俊美的瓜子脸,流露出聪明女人所特有的邪气。
  周济看了毕舒婷一眼,觉得这不对劲啊。这个几乎从无来往,而且人家也不屑于搭理他这个穷大学生的学校美女领导,突然对他这样的友好,这里别是潜藏着什么阴谋,她想选择什么?他能在上千个男生中脱颖而出,他有什么资本?但他又一想,他一个穷得就剩下他那一张还算英俊的脸和十分健壮的身体,就没有一点可资炫耀的东西,能从上千人中脱颖而出,可见毕舒婷的选择的不是地位金钱这样的东西,他也就索性答应下来,蹭一顿美女安排的好酒好菜,也是他临近毕业之前赚下的
  和这个神秘的女人见面时间,是前天的晚上,毕舒婷开车载着他向牡丹江城区驶去,一路上,毕舒婷问了他许多奇怪的问题,甚至问了他近一段时间有没有跟他的女朋友发生那种关系,周济告诉他,他和盛虹处在分手状态,就差互相道破最后那句分手是话,别说发生那种关系,就是想拉一下她的手,都没机会了。毕舒婷哈哈一笑后似乎很满意地点点头,周济没想到毕舒婷听到这句话非常高兴,质问着:“这有什么好笑的吗?你可不知道饿汉子是多么难受。”
  毕舒婷地笑着说:“别急啊,你会有机会当一个饱汉子的。正是因为你交过女朋友,我才选择了你,这是因为你在那个方面得到了印证,有一个男生的条件跟你差不多,但他没交过女朋友,我又不能证实我想要的结果。我说的也许你不明白,但你马上就会明白的。”
  真是让他晕死,但他突然对那个即将见面的美女科长产生兴趣了,当然,他不会认为这是给他介绍女朋友,这方面毕舒婷压根就没说一个字,只是说让他认识一个不仅仅是美女的女人。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收藏
收藏0
转播
转播
分享
分享
分享
淘帖0
支持
支持2
反对
反对0

大神点评1

跳转到指定楼层
  两人来到牡丹江世纪新星大酒店,走进一个漂亮的小包间,有如一道亮丽的彩霞出现在周济的眼前,被毕舒婷称为不仅仅是美女的女人就出现在他眼前。
  “你好,我叫游嘉丽。”那双俊美的眼睛,探照灯一眼向周济射来,他觉得那是对他大胆而狂野的探寻。
  看到这个不仅仅是美女的女人,用让他惊魂失措般的目光凝视着自己,周济惊呆了,这人怎么这样看他?那股热烈地劲头,他还从未遭遇过,甚至在盛虹还是非常爱恋自己的时候,也是没有过的。
  周济心想,毕舒婷介绍他们之间认识,到底是什么意思?这样的美女对他来说岂不是镜花水月,他一个穷学生,怎么也难以攀上这样的美女?游嘉丽是个极其让人喜欢的女人,比他大上那么三两岁,一副善解人意,情调高雅的样子。莫不是让他出任这个神秘女人的地下老公,解决一个女人的特殊的需要?
  毕舒婷向周济透露的消息也似乎证实了这点,那就是游嘉丽是牡丹江市某个重要人物结婚不久的妻子,家庭出了点特殊的问题。
  酒席非常的丰盛,但两个女人对食物并没什么兴趣,只是聊些让周济不感兴趣的东西,他在那里就是吃啊喝的,游嘉丽不时地拿眼睛瞟着他,似乎对他很满意的样子。周济可不管这些,吃在肚子里,他才不觉得亏,焉知女人对他有什么需求?也许这次见面后就没了下次了。
  在分手的时候,毕舒婷问他有没有手机,周济说他就有个破传呼,游嘉丽就把这个诺基亚手机给了他,还有十几张的百元钞票,说:“周济老弟,你让我很满意。手机你拿着等我的消息,钱是给你这几天你好好保养身子的,还有,这几天可不能给我喝酒,更不能找哪个小妹去淘气哦。别急,一切都会改变的,你等我电话好了,放松心情,等我的电话哦。”
  游嘉丽反复提示他等她的电话,更是把准备好的手机给了他,这说明女人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是费了多少心机。
  但她到底要干什么呢?
  这两天周济吃的好,睡的香,一心等着这个神秘美女的呼唤,只是不让他喝酒,让他觉得稍有不快,不然他真想喝得酩酊大醉,在这毕业就几乎失业的年头里,还有什么比在毕业之前喝得大醉,骂一顿天地,悲怆地说上一顿豪言壮语,尽管眼前是一片黑暗,也许还回流下几滴告别的眼泪,让人永生难忘呢?
  这天的傍晚,那支诺基亚手机终于响了,游嘉丽不用报上自己的姓名,而是直截了当地说:“我现在在美胜春宾馆,你现在赶紧出发到我这来。明白是什么意思吧?”
  尽管周济实在不明白游嘉丽的意思,但他只能说:“明白。”
  “那好,我希望看到一个精力充沛,高高兴兴的周济。”
  电话挂了。
  周济是谈过恋爱的,跟盛虹即使是最初热恋需要他的时候,也没这样要求过他。既然美女向他招手,而且还说什么一切都会改变的,那就尝试一下好了,跟游嘉丽这样漂亮的女人在一起,总不会是陷阱,即使是欺骗,他穷困潦倒的一个穷学生,也没什么好骗的。
  游嘉丽在什么地方在观望着宾馆大门前的动向,他刚下了车,电话就打了过来:“上来吧,我在1211房间。”
  当周济走到1211房间的门口,门就及时地开了,游嘉丽闪了出来。
  即使周济再有想象力,凭他眼下的经验,也不能想象到眼下游嘉丽给他的震撼有多么强烈。
  一件粉色的浴衣披在那姣好的身材上,尚未干透的头发绾在一起,脸上透亮洁白,尤其是那淡淡的晚妆,让周济看了登时升起难以抑制的康奋。
  “……你真是太美了。”
  “进来吧。”
  周济很少赞美一个女人,包括盛虹,但此刻对游嘉丽的赞美却是真心的。游嘉丽微微一笑,似乎对自己也是满意的,让周济走进房间,顺势关了门。
  两人四目相对,互相凝望。周济毕竟没经历过这样的场面,心里有些慌乱。游嘉丽的眼睛里泛着柔情而热烈地光芒,拉过周济的手说:“周济,姐姐对你很满意,所以安排了今天的内容,不过,姐不是那个意思,姐跟你说过,姐是结了婚的人,也没有离婚的意思,但是,这并不影响姐姐喜欢你,所以才选择上你。”
  “游姐,我们这是……”
  “你对姐姐满意吗?”游嘉丽的手放在周济的肩膀上,慢慢的下滑……
  “游姐,我觉得我们这才第二次……”
  游嘉丽的眼睛闪着挑豆的光芒,那逼人的热量让周济的心在飞快提速。
  游嘉丽嫣然一笑,说:“我们又不是谈恋爱,再说姐姐也是没太多的时间啊。姐姐想要什么,你该是明白的,哦,不是吗?”
  那甜腻的语调让任何一个男人的心都会震颤,周济也算半个过来人,跟盛虹也是什么都做过的,但这个并不熟悉的女人那着火一样的相逼,周济又处在落魄状态,正需要一个从精神鼓舞他奋起的身强力壮的年轻人,他不能招架,也不想招架,既然要死,就让他痛快地死一次,他也是心甘情愿。
  “我明白,我明白。”周济也不想装样子,一下子就把游嘉丽揽在怀里,
  “别急,来,进来洗洗,不会有什么顾虑吧,来吧,姐姐帮你。”
  游嘉丽把身子慢慢的靠近周济,为他解去衣扣,一切都是在不言中。一切都是安排好了的。
  难道这就是游嘉丽处心积虑认识他想做的事情吗?
  他一个穷学生有什么可让她着迷的呢?
  除了一身健壮的肌肉和还算好使的脑子,身外之物他是什么也没有的。
  随着那件白色的浴巾滑落,一个凝如玉脂,分外娇艳,美不胜收的娇身体展示在周济的面前。
  周济的身子一阵震颤。大胆而全面的展示,那似乎要喷火的基情和汹涌澎湃的热望仿佛要把他拍在沙滩上。这让他再也不能把持着自己最后的理智,在游嘉丽的慢慢的推移下,走进了华丽的洗浴间,接着就是让周济永生难忘的记忆……
  这是让任何一个男人永生难忘的下午。周济不会想到一个年轻的婚后女人,居然是这样热烈而奔放,那无尽的需求几乎让周济在最后关头失去了男人的尊严,无耐地看着游嘉丽,摇着头,而游嘉丽也抱以会心的微笑。
  ……房间里,游嘉丽望着华美的屋顶,少了刚才那份激动和热烈,似乎在想着什么。完全没有采取措施,周济略有担心地说:“你可记得吃药啊,万一中奖了,那我可担不起这样的责任的,让你老公知道,我这穷学生……”
  游嘉丽嘻嘻一笑,从床上坐了起来,伸手搂住周济的腰部说:“我知道你是什么意思,但你还没明白我的意思吗?既然你不明白,那你就别管了,我其实就是来找你借……”
  周济忽然紧张了起来,似乎明白了什么:“你说什么,你借我什么?”
  游嘉丽肌肤上闪着迷人的光芒,脸上翻出得意的微笑,看着周济那张紧张惊慌的面孔,说:“别这样啊,刚才你是那么让我喜欢,怎么马上就不是那个人了?”
  周济的眼睛瞪的像鸡蛋,他忽然觉得自己被人算计了,而且自己完全被蒙在鼓里。这女人不是缺乏男人,但一心要他对她这样,似乎绝不是非常简单的对他喜欢之类的托词,完全是另有隐情。他突然咆哮着:“你到底想要借什么?我觉得你在跟我搞什么阴谋。”
  “阴谋?你怎么这样说?”游嘉丽眼睛闪了一下,马上就从周济的脸上移开。
  周济猛地揽过游嘉丽的腰身,大声说道:”你说,你要向我借什么?”
  游嘉丽忽然娇媚地一笑,说:“就是你这个人啊,刚才我们不是做完了吗,我借的就是你这个人啊。”
  “你……”
  周济狠狠地捏着游嘉丽的脖子,刚才的温馨猛然变成眼下的愤怒,他完全被玩弄了,虽然这是个十足的美人,但并不足以让他对她给予丝毫的谅解。
  游嘉丽说:“你想弄死我吗?别这样,我会给你补偿的。其实,你并没付出什么,而且你不是也喜欢和我这样吗?我说的不是吗?当然,我不会让你白白的对我付出的。”
  周济自己也知道,他的愤怒其实是表面的,姑且不说他享用了一个美人之躯,凭他下意识里的感觉,游嘉丽在这样精心的安排下,一定会对自己有个让他满意的交代,而这点正是他现在所需要的。
  “你想怎么样?”“姐姐需要你这个人,哦,就是说是一种男人特有的东西。”
  “啊啊……”
  周济松开了手,一阵轻轻地叹息。
  游嘉丽并没显得怎么生气,似乎她把一切都考虑进去了,在两人面对面什么都是光着的原始状态下,她觉得已经不是特别合适的谈论更加重要的事情,她就慢慢的穿好了衣服,而周济却不顾这些,他需要的却是另一番的东西,那就是她对他一个合理的解释和给他一个满意的答复。
  他凝视着游嘉丽的举动,看到游嘉丽拿出两叠厚厚的钞票……
  周济觉得眼下的情景很是耐人寻味,虽然周济也没钱,但这钱不是这样的挣法。周济以为游嘉丽跟他讲的是感情,至少一部分是对他的感觉很好,才有今天这让人忘情的一幕,可能也了解他一些情况,也准备对他有个适当的安排。
  但游嘉丽这是想买下他,这是他难以接受的。
  周济的眼睛在游嘉丽身上移动着,游嘉丽很自然地把那两包钞票塞进周济的包里,十分自然,就像游嘉丽是他什么人似的,那种无声的语言,多少让周济觉得舒服一些。
  游嘉丽转过身,看着盯视着自己那种毫无感情的目光,微微一笑,又回到那个温情而且十分有涵养的女人,认真地说:“周济,我知道你心里不舒服了,我不是你姐姐吗?你……好,那我就直接告诉你吧。”
  “你说,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周济恶狠狠地吼道,但他也觉得自己这是装腔作势,似乎等着游嘉丽给自己一个更满意的交代。
  游嘉丽拉过周济的手:“姐姐结婚三年,但是始终没怀上孩子,这对我们这个家来说,那是不允许的,我不能说出我们家的身世,但想必你也看得出来,但这样的家庭对一个没怀上孩子的媳妇来说,那是十分危险的事情,所以我……我始终在寻找一个合适的男人,也许你听明白了,我的老公,他……没有让女人怀孩子的能力,我怎么办?我必须直接选中我喜欢的男人,我要怀上一个聪明的,健康的,我们两个有缘……”
  “你说什么?”
  周济完全是发呆地听着游嘉丽的一番倾述,刚才的激情和热望完全不在,代之而来的却是这样沉重的话题。一切都做完了,他也不存在拒绝的机会,游嘉丽这一切的做法就是要孩子,而自己傻比似的脑袋一热,现在干完了,事儿大了。
  一旦自己让游嘉丽怀上,那可就闹大了。他可不想做什么爸爸。
  “我说的你没听明白吗?我是想要你跟我生个孩子,当然,以后的事情就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了。”
  周济沉闷地说:“你这是在利用我!”
  游嘉丽刚想说什么,周济怒道:“滚开……我……就当我……”
  游嘉丽的眼睛里闪出一丝泪花:“周济,你怎么这样说?姐姐这也是喜欢你的表现,这对你来说不也是……你的话让我听了真是……难受。”
  游嘉丽抹了一下眼睛,但并没有流出泪水。周济本想穿了衣服走人,可他突然心软了。看着游嘉丽的模样,他长叹了一声。
  游嘉丽站了起来,脸色庄重,远不是刚才那个放璗的女人,她走了几步说:“姐姐这也是迫不得已,当然,姐姐也有其他的方法,可是姐姐就想找个聪明而健壮的年轻人,这是对下一代……我想你应该是明白的。所以姐姐就选中了你。既然我们已经有了这样的交往,你就不能理解姐姐的难处和感受吗?你没结婚,不知道一个孩子对一个结婚后的家庭是多么的重要……”
  游嘉丽说的没错,他看着游嘉丽,心软了下来,也重新坐下,说:“是姐夫不能让你怀上……”
  游嘉丽的眼泪旋转着:“是姐姐不好,这不怪你。这钱不说明什么,我知道你才出校门,什么都要花钱。还有,你的工作我已经为你联系好了……”
  周济的身子又一次的颤抖:“姐,你说什么?”
  游嘉丽说:“我知道你的家乡是宁古县的,你暂时回到县城从头做起,你去到县委组织部去找苗部长,就说我让你去的,苗部长那边我已经打了招呼,我也介绍了你的情况。所以,凭你的能力,一定会取得成绩的,记住,姐姐虽然不在你的身边,但姐姐会随时关注你的。”
  “姐姐,这是真的?”
  这样的安排让周济震惊了。
  他毕业后最好的出路是留在牡丹江,现在看来已经没有丝毫的可能。牡丹江大学不是什么名牌大学,所以被选中的地方几乎是没有。第二个去处也可以接受,那就是去宁古县城的某个部门,但凭着自己的能力,那也是很难办到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