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人江湖》第一卷:破口残梦(13-16章)

来源: 隶文 2015-08-20 08:23:00 只看该作者 |阅读模式
  第十三章 计划
  “云哥。还好赶上了。”赵雪气喘呼呼的说道。贺云轻声叹道:“哎,幸好还未开始。”二人刚到擂台下,便有一侍者站在擂台上开始宣读比武规则“本次招亲比武将分为五组,每组将决出一位胜者。最后剩下的五人将晋级最终比试。现在公布第一组名单:礼方云,莫天冲,上官火狼,…。第二组:伊风正,白眉道人………。。以上名单下午将会手抄一份发给各位,接下来开始第一组第一场比武,礼方云对战莫天冲。请两位被点名的侠士上台,比武中除武器外,不得使用暗器。”赵雪疑惑道:“云哥,方才所说的礼方云不知是否是那位同我们一道上山的人?”贺云望着走上擂台的礼方云道:“阿雪,快看,果然是礼公子”赵雪顺着贺云的目光望去,只见礼方云也扫视了自己一眼,然后微微一笑。
  比武途中,礼方云被打得节节败退,就在大家以为礼方云要输掉的时候,莫天冲的最后一击却打空。而礼方云抓住这个时机一掌击中莫天冲的胸口,莫天冲受掌力后退了两步后顿时倒地不起。擂台下一片哗然。此时侍者上台宣布,礼方云第一局获胜。台下的赵雪叹道:“好险,还以为礼公子会输掉。不过他运气真好。”贺云紧锁眉头道:“不对~他刚才在对打中是故意表现得节节败退。然后再躲开莫天冲的一击,进而给了莫天冲致命一击。”赵雪疑惑的道:“额?云哥,你又不是礼公子,你又怎么会知道呢。”贺云思索着心道‘不行,这礼方云肯定非一般书生。如果让阿雪知道,只会有害无益。’贺云憨笑着回答道:“额,这个嘛。是我瞎猜的。。。”赵雪道:“好啦~云哥,不要开玩笑啦。今天是第一组比武,严肃点。”
  第一天的比武结束后,贺云叹道。“哎~真想不通。”一旁的赵雪则道:“云哥,礼公子他这一路都是靠运气赢上来的。这也是大家有目共睹的。到最后输给武功高强的上官火狼也在意料之中。”贺云道:“我只是觉得礼公子未能夺得第一组胜利,有些遗憾罢了。”贺云心想道‘到底是为何?礼方云实力应在上官火狼之上,为何会故意输给上官火狼。难道另有其它目的,可尽管这样,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呢?’这时,赵雪的话打断了贺云的思索:“云哥,我们等会儿去拜访一下礼公子吧。”贺云听后愣道:“好,不过得先吃完晚饭后再在去~我肚子已经饿得咕咕叫了。”赵雪调皮的笑道:“云哥~别就知道吃。”
  酉时。屋外传来敲门声,书生把正读着的书放在了桌上起身去应门。当书生开门见到赵雪和贺云前来拜会。便客气的说道:“原来是贺兄和赵姑娘,快里面请。”贺云和赵雪进屋后便坐下与书生闲聊了片刻,贺云道:“不知礼兄何时离开这静天阁呢?如果路程相同,咋们一道离开。”礼方云笑道:“难得见这么多武林高手聚集在一起比试武功,我等又怎么能错过这次盛会呢,至少也要知道这比武的最终结果才不至于无意而归吧。”贺云也笑道:“礼兄所言极是,我也是这么想的。”贺云又试探的问道:“不知礼兄师承何处?”礼方云满脸好奇的反问道:“贺兄怎么这么问?”贺云见礼方云有所保留,便笑道:“哈哈,其实不瞒礼兄,我见礼兄在比武中总是能一掌将人击倒。心生好奇罢了。”礼方云也笑道:“贺兄弟,我练的其实是家师的独门武功。至于家师是何人,实在不便透露。”望贺兄见谅。赵雪道:“礼公子,想不到你文采那么好,而且武功也那么厉害。我也好生佩服。”贺云道:“礼兄,我也不强人所难了,待到比武结束后,我们再一同下山吧。”礼方云道:“恩,一言为定。”贺云道:“入夜了,还来拜访礼兄,多有打扰还请恕罪。我们就先告辞了。礼兄早些休息吧。”送别了贺云离开房间后,礼方云心道‘贺云这小子,看来他似乎对我已经有所怀疑了。’这时,一个黑衣人出现在了书生后面,书生察觉到后低声的说道:“今天一天探查可有收获。”黑衣人道:“启禀玄武圣主,除了司徒净空的房间未搜查之外,其它的所有地方都找过了。”书生严肃道:“如果比武结束的前一天任然未找到《无我心经》,就执行灭杀任务。另外,你派人去禀报帮主,就说已经有人开始怀疑我的身份了。为了以防万一,请他让其他三位圣君也赶往静天阁”黑衣人道:“属下领命!!!”说完,便从窗户飞出,消失在了夜色中。
  贺云与赵雪回到房间后,贺云对赵雪道:“阿雪,你对礼兄怎么看?”赵雪道:“挺好的,礼公子文武双全倒是一个好男儿。”接着嬉笑道:“如果我不认识云哥的话,那我就跟着礼公子了。”贺云道:“别闹。我是说正经的。”赵雪道:“总之,呢就是一个给人神秘感飞的书生吧。”贺云望着窗外无尽的夜色叹道:“神秘么。。。”


  第十四章 静天变
  经过数天的对决后,终于决出了剩下的最后五人---第一组:上官火狼;第二组:白眉道人;第三组:瞿百墨;第四组:陈志远;第五组:剑易寒。
  “明天就是比武的最后一天。”司徒梦望着窗外的星空自言自语道。司徒梦背后的丫鬟问道:“小姐在思考什么呢?”司徒梦道:“小蝶,我八岁那年你就跟在我身边。这十年间我一直拿你当妹妹看。待我出嫁后,我一定会请爹帮你安排一户好人家的。”小蝶道:“小姐。小蝶自幼父母双亡,要不是门主收留,我又岂会活到现在。何况小姐自小待我如亲妹妹般,我已经决定不管小姐以后要嫁到哪里,小蝶都会跟在小姐身边。侍奉小姐一辈子。”司徒梦转过身轻声道:“小蝶,你这又何苦呢。”小蝶道:“小姐,就差明天最后一天的比武了,你希望那五人中的谁能获胜呢?”司徒梦听后,脑海中瞬间闪过沈陌二字。然后反问道:“如果是小蝶呢?你会希望谁获胜?”小蝶满脸羞涩道:“如果是我,我倒是希望礼方云公子能够获胜。”司徒梦浮现出了一丝笑意道:“呵呵,小蝶。你不会是看上了人家礼公子了吧”小蝶听后,脸一下子变红了,然后迅速辩道:“才没有呢。我怎么可能会。。。”两人相视对笑,一起望向窗外。
  深夜。除去守夜的门生,其他门生都已就寝休息。一黑衣人趁守夜门生不注意潜入厨房。来到水缸前,环顾四下无人后,从腰间掏出一包药。倒入了水缸之中。随后离开厨房,消失在黑夜中。
  次日清晨,众人吃过早饭后开始观看最后一天的比武。当擂台上的门生宣读完规则后。五人一起上了擂台。而此时司徒梦与司徒净空也来到主观众席位入座。比武开始后没多久,台上的五人均开始感觉身体不适应。而后,那五人之一的上官火狼突然间吐血倒地。司徒净空见状,立即用轻功飞到擂台上。扶起那倒地的人,用掌对其颈椎,输送内力。输送了一会儿后,司徒净空表情痛苦的将掌收回。随后捂着胸口吐了一口黑血。就在此时,在司徒净空身后的白眉道人突然一掌打在了司徒净空的背上,僵持了一会后,司徒净空将全身内力聚于背心。在强大内力的冲击下,白眉道人被弹出数十尺,倒地不起。作为裁判的门生上前去打量了一番白眉道人,然后揭下了白眉道人的易容面具。“啊!!他不是白眉!!!”“怎么会这样!!!”“想不到司徒净空武功如此之高!!!”…台下的人见到这一幕纷纷惊叹着。而此时,擂台上的瞿百墨,陈志远二人突然间仿若身体不适全消失似的。迅速的冲向了司徒净空。司徒净空看着那冲向自己的两人,似乎已经察觉到这一切都是已经策划好的。之后,司徒净空准备聚集剩下的内力将那二人打倒。可是,不管司徒净空怎么聚气,都无法聚集内力。只能眼看着这两人拿着兵器打过来。“慢!!!”随着这一声叫喊,礼方云从台下走上来。
  礼方云到台上后,对司徒净空道:“司徒前辈,我想你也是聪明人,只要你能把《无我心经》交出来,我保证今天在静天阁的所有人都能全身而退。”司徒净空心道:‘看样子他以为《无我心经》在我这里,现如今也只能将计就计了。’司徒净空笑道:“呃,要是我不交出来呢。”礼方云也笑道:“这静天阁的所有人,都已经中了我昨夜投下的蚀心断肠毒。任你武功再高,只要一运内功就会让内力散发,经脉逆流。轻则浑身无力,重则吐血身亡。”司徒净空恍然大悟道:“原来是这样。”礼方云望着司徒净空道:“你选吧。是交还是不交呢?”话音刚落,一把剑的剑刃就已经从身后架在了礼方云的脖子上。礼方云回头一看,惊道:“你是何人?”剑易寒道:“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解药在哪?”礼方云心里想道:‘此人竟能在我未察觉的情况下到我身后,可见其武功远在我之上。’随后礼方云故作镇定道:“在下看这位公子武功不错,是否考虑帮在下一次。事后,绝对不会亏待公子的。”剑易寒又道:“解药在哪?”礼方云见他无法妥协,继而又道:“在我上衣的袖子中,侠士自己过来取便可”剑易寒道:“快拿过来!”礼方云嘴角微微上扬道:“好,我这就拿出来。”话音一落,礼方云就将手伸进袖子。摸了好一会后,突然间,礼方云将手伸出,洒出了一些粉末。剑易寒虽然及时避开了,但还是有一些粉末沾到了自己的手上。司徒梦见状大声的道:“各位武林侠士,如大家所见,现我静天阁正处于危难时刻。比武亦乱。若谁能擒下贼人,我愿委身下嫁。”人群中的贺云闻后,起哄道:“司徒小姐无需多言,论江湖道义,凡是正义之士都会伸出援手。即使现在没有内力,我们这么多人又岂会斗不过区区三人。”
  众人在贺云的怂恿下,也都冲上了擂台。但混在人群中的黑风帮人也露出了真面目,开始和人群中的人展开混战。司徒净空也在混战的人群中,与黑风帮的人打了起来。剑易寒则忍着手上的剧痛,与礼方云打的很是激烈。打斗中,礼方云不敌剑易寒。便叫了几人过来围攻剑易寒。自己则用轻功飞向了司徒梦。小蝶见礼方云朝小姐这边飞来,便顾不上什么就挡在了司徒梦前面。礼方云随手一掌就将小蝶打倒。然后点了司徒梦的穴,拉着司徒梦用轻功飞出了静天阁。剑易寒见司徒梦被掳走。前去追击礼方云。追击到树林中时。察觉有暗器向自己飞来,当剑易寒用剑挡下了暗器后却再也看不到礼方云的踪影。随后又赶回了静天阁。
  “辽城马啸风,拜见玄武圣君。”树林中,马老爷半跪在礼方云面前道。礼方云听后,对马啸风道:“在下也只是一个新人。马老爷不必多礼,快起身吧。早就听帮主说过,马老爷见多识广身手不凡。如今一见,果不其然。”马老爷看了看一旁被点穴的司徒梦道:“玄武圣君,想必这位美人就是司徒梦了吧。”礼方云道:“没错,她就是司徒梦。这次计划虽然失败了。但抓到了司徒梦也未尝不好。总之,我得尽快将她带到帮主面前。”马啸风道:“玄武圣君,既然刚抓到她,那我们就先不要回黑风帮。先去辽城避一避,待到其它三位圣君来后。再将她压送回帮。”礼方云道:“这样也好。”话音刚落,礼方云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又问道:“不知马老爷可知方才那树林中追击我的剑客为何人?”马老爷表情凝重道:“玄武圣君,恕我直言。能赢过黑风帮四圣君的,在江湖上鲜少有人。而以剑为兵器,江湖上只有两人能赢过四圣君。方才那剑客应该是其中一人。”礼方云好奇的问道:“我虽是四圣君,但却是四圣君里武功最弱的。以那剑客武功能赢我倒是不稀奇。若是那剑客能赢过其他三位圣君。那我倒要听听他是何身份。”马老爷道:“能以剑赢四圣君的其中一人是司徒净空,另外一人则是隐于鬼谷中的【剑痴】!!!”


  第十五章 剑痴
  另一方面,剑易寒赶回静天阁后将黑风帮众给打退。司徒净空望着逃窜的黑风帮众人,回过头对剑易寒道:“非常感谢少侠出手相助,让静天阁免受灭门之灾。”剑易寒道:“司徒前辈也毋须言谢。何况,在下也未能救下司徒小姐。。。”贺云听后道:“要不是有剑兄及时相助,恐怕不止是静天阁,就连我们大家也都难逃厄运。”其它的武林同道听完贺云的这番话后,也都纷纷表达了对剑易寒的谢意。而此时,赵雪忽然问道:“剑公子,大家都中毒了,为何就你一人没有中毒。”话音一落,静天阁门生及那些江湖人士都用怀疑的目光看着剑易寒。“那是因为,鬼谷中人每天只吃一餐。早餐中餐都不吃。”随着这声音的回荡。一个白衣男子从擂台旁边的屋顶用轻功飞向擂台。白衣男子上了擂台后,先是走到剑易寒身边,对剑易寒道:“大哥,非常抱歉。还是来晚了一步。”剑易寒道:“先别说这些没意义的,快用音波曲帮大家驱除体内毒素。”白衣男子笑道:“在场的大伙,如果不想毒发身亡的话,就按我说的做---会武功的先将体内所有内力聚于气海穴。不会武功的先等等。”在场的武林人士听后也都纷纷的在地上开始打坐运功。白衣男子见所有人都已坐下运功,于是将腰间的竹笛拿出,开始吹奏起来。
  经过白衣男子的一番吹奏过后,打坐运功的众人都吐了一口黑血。司徒净空则全无异样。不一会儿,那些打坐的武林人士都纷纷站起身来。将嘴上的血渍擦拭干净,然后又开始议论道台上的人究竟是何人。白衣男子见状道:“吾等乃鬼谷居士。若是大家的功力已经恢复。那就请大家各自散去吧,静天阁比武自此结束。”话音一落,不知是谁在人群中反驳道:“那些人究竟是何人竟让我们受此屈辱,此仇不报,枉为江湖人。”一石激起千层浪,又有人开始问道:“司徒大侠,之前那群人貌似是来抢夺《无我心经》的。若真是如此,那么《无我心经》岂不是在司徒大侠手上。”这话刚说完,台下突然间声音不断:“司徒大侠,江湖中人都知道《无我心经》是武林的至高武功秘籍。本是侠圣‘玉天成’所从著,不知为何会在司徒大侠手里?”“司徒大侠竟然还藏有此等武功秘籍,不知能否让各位武林同道都开开眼界呢。”……剑易寒突然吼道:“够了!!!《无我心经》并不在司徒前辈手中。。。”话音未落,司徒净空打断道:“没错,正如大家所闻,《无我心经》就在我手中。如果谁能去黑风帮将小女司徒梦救回,我就将《无我心经》无条件赠于他。”
  众人道:“好,一言为定。”贺云又起哄道:“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去黑风帮救人。”贺云说完,来参加此次比武的人都相继开始离去。
  众人离去后,白衣男子走到司徒净空面前,从衣中掏出一瓶药,倒了一粒药丸在手上,递给了司徒净空。并道:“司徒前辈,这是谷主最新研制的万灵丹。可以让司徒前辈受损的经脉早些复原。”司徒净空接过丹药后。剑易寒又问道:“司徒前辈,不知刚才您为何会说《无我心经》在自己手中。”司徒净空道:“那你又为何会知《无我心经》不在我手中。”剑易寒道:“实不相瞒,家师正是剑朝宗。”司徒净空听后,像是明白了什么。突然间大笑起来。然后又望了望那白衣男子。并道:“我知道了。那你便是【曲痴】曲天远的徒弟吧”白衣男子立即笑着应道:“司徒前辈果然好眼力,在下曲无音。”司徒净空道:“好吧,既然是故人之徒,那我们进屋后再细聊。眼下先为其他人解毒要紧。”
  静天阁正厅中,贺云辞行道:“司徒前辈,依照眼下形势,我先与赵姑娘回剑冢请师父出山。待司徒前辈养好伤后,再前往黑风帮与我们会和。”司徒净空道:“未曾想到,会有黑风帮人在比武中捣乱。此事波及到你们实在是过意不去。”司徒净空沉默了一会后对曲无声,剑易寒二人道:“不知二位是否有闲暇时间,替我将这两位朋友送回家中。”剑易寒道:“司徒前辈的委托就是谷主的委托,我等定当效力。”曲无音打断道:“大哥,这样吧。你留在这里,在司徒前辈养伤期间你替前辈保护静天阁。由我去将这二位朋友送去剑冢。”贺云推辞道:“司徒前辈,多一个人留在静天阁也没坏处,而且我也会武功。不用劳烦曲兄了。”司徒净空一脸担忧的对贺云道:“即然黑风帮的人在比武之前就已经潜入了静天阁。那你二人的到来势必已经引起了他们的注意,而且黑风帮势力庞大,高手众多。只怕你们二人在返回途中会有不测。”司徒净空说完后,曲无音接道:“贺公子。若是你们返回途中遭遇不测,想必你师父肯定会找上静天阁吧。所以,让我随你们同行会好些。”贺云一脸茫然道:“好吧。那我们也事不宜迟,现在就动身回剑冢。”



  第十六章 黑风圣君
  年关将近,辽城之中的百姓也都开始筹备过年的年货。而那距离辽城外不到二十里的旧宅子内,八个人守着一间角落的小房子,那些守卫就像守着黄金似的,目光随时警惕着周围。宅子的主厅内,礼方云问道:“马老爷,就派那八人守着司徒梦真的没事吗?”马老爷道:“圣君请放心,那八人是我从师门中带出的最厉害的几人。若是那八人合力的话,我与圣君联手都未必有胜算。”礼方云惊讶道:“呃,若真有那么厉害。此次回总坛,我必定请帮主将你和那八人调回总坛。”马老爷道:“圣君有所不知,在一年前的时候。我与那八名弟子便作为朱雀圣君的护法留在总坛。恰好在你入帮的前些时候,帮主命我等协助青龙圣君来辽城清除叛党。任务完成后将留任辽城,作为黑风帮北方的分坛主。”礼方云恍然大悟道:“也难怪我不知道,原来还有这么一段往事。”礼方云接着又试探的问道:“马老爷,关于叛徒的事情,能否告知一二。也让我这新成员多了解一些帮内事务。方便日后更好的协助帮主一统武林。”马老爷笑道:“圣君见外了,圣君既身为帮中四大护法之一,自然也可以知道一些帮中的机密事项。”礼方云也笑道:“马老爷,那么叛徒的事还请详细的说说。”马老爷喝了一口茶后,目光深警惕的望着门外道:“事情是这样的,玄武护法的前任圣君是一个叫做赵青云的人。此人武功高强,而且他在辽城中开的一间‘云来茶楼’在辽城这块宝地也算是颇有势力。黑风帮建帮不久帮主便将赵青云收于麾下立为玄武圣君,主要管理在北方的黑风帮势力。不过在一年前帮主发出‘武林计划’的时候,他却坚决反对这个计划。甚至不惜率领北部黑风帮分坛与云南黑风帮总坛为敌。好在后来青龙圣君收买了赵青云最信任的手下,最后用毒酒除掉了赵青云。”礼方云又道:“既然赵青云已经除去了一年多,那马老爷为何不进辽城去落脚呢?非要留在这城外的破宅子。”马老爷道:“原因有二,其一城中耳目众多,再加上我们已经劫下了司徒梦。选择在城外落脚不是比城内更为隐蔽么。其二为了不让赵青云的死因引起一些残余势力的怀疑。我还是最好不要现身辽城中。”话音一落,屋外传来了一声嬉笑道:“喔~真是听到了不得了的真相呀。”礼方云闻后,立即站起身来,用充满杀气的目光盯着门外道:“何人在屋外?”马老爷也站起身来,对着礼方云做了一个手势。然后望着屋外道:“不知是哪位江湖朋友,既然已经来到了这里。何不现身相见呢。”
  这时,一个书生模样的人出现在了门口。马老爷与礼方云看了一眼那书生的长相后,脸上浮现出前所未有的疑问与凝重。马老爷惊讶道:“啊~玄武圣君。这怎么。。。。”话还未说完,便转头看了看身后的礼方云。这时礼方云好像想起了什么,突然笑道:“哈哈,现在才想起来。马老爷,不必惊慌。如果我所料不错,这人所用的应该是易容之术。”马老爷疑问道:“易容之术???我混迹江湖二十多年,可从未听过呀。不知圣君是如何知道的”礼方云道:“我师父曾经有跟我提到过,西域有个少数部族精通此术。此术能模仿别人的长相特征。但唯一的缺点是声音没办法模仿。”门口的那人听后,又笑道:“额~竟然知道我这易容之术。但听你这么说,那我便也知道你师父是谁了。”礼方云心道'不可能,我师父早已经隐居深山,他又怎么会知道我师父。'接着不屑一顾的道:“知道又如何,你认为你有能力打赢我们两人?”那人道:“那你认为我没有赢的把握,会现身吗?”马老爷笑道:“呵呵,看样子是有备而来呀。不过。。。”话音未落,负责看押司徒梦的那八人从那人身后面向他攻过来,正准备将他一举拿下。眼看就要成功的时候,那人将手中的扇子撑开,突然往后一扇。顿时之间,那扇出的风犹如飞刀一般,不仅将那八人击退,而且还将那八人的衣服割破。就在那八人惊魂未定之时,那人用疾风般的速度,将其中三人击倒,而剩余的其它五人则被点穴。马老爷见状,满脸的惊讶。而后迅速反应过来对礼方云道:“圣君,他竟能一击便将我手下的人击倒,可见其功力之深。还请圣君速速带上司徒梦离开这里,前往总坛。”礼方云听后,正准备从侧门离开。岂料那人三两招就将马啸风打倒,之后立即朝礼方云走来。
  那人追着礼方云来到了侧院,礼方云见再无退路,便准备拖延时间道:“若你现在伤我分毫。就算以后你躲到天涯海角黑风帮也不会放过你的。”那人听后道:“额,你认为黑风帮主会为了一个失败的棋子而来报复我么?”礼方云听后故作镇定道:“哼~今天栽在你手上,我也认了。不过至少让我知道你到底是何人?”那人听后笑着道:“好吧~那在下就满足你的最后一个要求。”话一说完,便用手撕开脸上的易容面具。然后彬彬有礼的说道:“在下外号【书痴】,至于贱名便不足挂齿了。”礼方云一听,立刻反应过来道:“原来是鬼谷的人么,也难怪这么厉害。我又有些好奇了,为何鬼谷中的隐士竟会干预江湖事?”书痴说道:“额~至于这个嘛。你便不必知道了。”话音一落,就冲上前去同礼方云打了起来。与书痴的打斗中,礼方云意识到,书痴的招式虽然有些单调,但是内功极高。倘若被击中一下,绝对必败无疑。所以礼方云不敢贸然主动攻击,而是闪避与干扰。数十回合下来,书痴也看出了礼方云不敢与自己対招,于是接下来便开始改变自己的招式套路。果不其然,招式套路改变后,没过几个回合,礼方云便招架不住,被书痴打伤。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收藏
收藏0
转播
转播
分享
分享
分享
淘帖0
支持
支持2
反对
反对0

大神点评1

跳转到指定楼层
沙发
隶文 2015-08-20 08:23:43 只看该作者
  ....本人手残,连卷宗都打错字。。。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