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评论]为什么流浪——小说《候鸟心情》批评

#20
悒郁秋城 2003-12-30 09:22:11 只看该作者
  千年一剑先生说得多么好啊,候鸟你一定要好好听着,无喂而无不喂,候鸟吗,喂就不喂,不喂就喂,喂喂喂……
#21
不是西东 2003-12-30 09:40:35 只看该作者
  我看的晕乎乎的:(
#22
雾满拦江 2003-12-30 19:29:51 只看该作者
  呵呵,还是这里的讨论气氛带点学术味,坐一边观赏候鸟
#23
沧海候鸟 2003-12-30 22:33:35 只看该作者
  千年兄好:
  我说的不考虑技巧是指,我小心翼翼不让读者看出我使用了何种技巧。
  
  小说连载到这个时候,很多陌生的朋友第一句话就是问我,这部小说是不是你的亲身经历?
  
  我觉得之所以造成这种效果,就是因为我把技巧藏起来了,用生活本身还原生活,用人物自身的行动表现人物本身。
  
  我受中国古典文人小说的影响很深,有时候觉得小说有点象绘画……娱乐和艺术是相通的,用白描的手法,不露痕迹,让读者自己去想。
  
  候鸟们的生活是起伏不定的,深圳的故事着重要表现的是压抑……从还保留了许多中国传统的中部城市到已经是比较发达的市场经济的深圳的不适应
  
  最初的压抑是必须的吧,没有前面深圳的压抑就没有主人公性格的 转变,没有后面的厚积博发……因为这部小说五个城市是一个 整体,所以最初我并没有把每个城市写成系列的意思,所以作为积累矛盾的深圳故事来说,自然就成为缓缓流动的水了……因为这是爆发前的沉静,呵呵。
  
  当然,这里面还有如何选择叙述工具的原因,很希望和千年兄一起探讨。
#24
城中飘 2004-01-01 22:28:25 只看该作者
  :)
#25
千年壹剑 2004-01-02 14:26:38 只看该作者
  候鸟弟好: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已是新年中的第三天了,在这里向兄弟恭贺新年,并祝愿你的小说越写越好!
  谈到小说创作,我始终认为,分析一部成功作品的成功所在,总离不开这么两种必然因素:一是特定历史时期的社会条件;一是作品本身的文学价值。社会条件是一种社会需要并因时而异,而在文学价值所表述的诸多方面中,有一种恒久不变的东西,那就是技巧运用的好坏。
  技巧包罗了创作所需的很多内容,如主题提炼、选材角度、情节构思、人物塑造、节奏掌握、语言驾驭等等。作者在创作时可以不考虑技巧,但笔下所表现的东西总还是一种技巧的反映。矛盾在谈小说创作时说,“技巧实际上是形象思维的构成部分,而不是作家在构思成熟之后外加上去的手术”,又说,“技巧不同于技术,技巧中包含了技术,但掌握了技术不一定就有技巧。”这话很有道理。我指《候鸟心情》缺少了点技巧性东西,当然不是让你为技巧而技巧,而是说你在创作过程中缺少了点更为精细的构思。
  你在回复中说,“我觉得之所以造成这种效果,就是因为我把技巧藏起来了,用生活本身还原生活,用人物自身的行动表现人物本身。”又道,“我受中国古典文人小说的影响很深,有时候觉得小说有点象绘画……娱乐和艺术是相通的,用白描的手法,不露痕迹,让读者自己去想。”你的说法原则上说不错,不过具体到你在《候鸟心情》中用“白描”手法“还原生活”这点上,我以为并没有达到你所预期的效果。
  白描,原本是国画的一种基本技法,指不用颜色,纯用墨线勾描物象。运用在小说创作中,它表现为:不作静止冗繁的描摹,而是通过最简练的笔触勾画出事件和人物的外部特征,从而能给读者以充分的联想和思考空间,并最终给读者以美的享受。白描首先肯定为一种创作技法,在国画大师们的传世作品中,以及“中国古典文人小说”里都不乏传神之笔和传神之作(这一点在“四大名著”中的表现并不甚突出,在《金瓶梅》、“三言二拍”的不少作品中都运用得十分到位)。看一看这些作品,我们可以得到这么一种认识,即所谓白描,决非不要技巧性构思,决非只在原形原状的复制生活。我读《候鸟心情》,总觉得松散拖沓,导致这一原因的,恐怕就是你在刻意的“用生活本身还原生活,用人物自身的行动表现人物本身”的写作过程中,缺少了对“小说来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的客观分析和把握。
  当然,还是那话:我说的不一定正确,不当处谨望老弟教正、批评。
  
#26
青石牧羊 2004-01-02 15:45:42 只看该作者
  精彩精彩!咋就我才知道呢。
  搬张凳子先。
  小二,来一壶龙井,看到那边没--?他们那一桌兄弟我请。
  哪?
  没长眼睛吧,没看到一剑和候鸟在靠窗那桌?去去,先沏两壶好茶送上去,人参乌龙?信阳毛尖?台湾高山?你就不会看着办?捡好的上!
  估计俩口有点涩了,喝润喉再讨论我们的文学。
  嘘,听下去……
  
  :)
  
   ..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
  
  
#27
cchhcchh 2004-01-04 05:07:50 只看该作者
  学学,看看。
#28
沧海候鸟 2004-01-06 05:17:00 只看该作者
  千年兄从既有文学理论的角度探讨,提到:“分析一部成功作品的成功所在,总离不开这么两种必然因素:一是特定历史时期的社会条件;一是作品本身的文学价值。”我觉得这是比较传统的对作品评价的方法,千年兄说地固然没错,不过我觉得用来反映当今这个影像时代的文学就显得过于笼统了。
  
  不要说到千年兄提到的《金瓶梅》,就是这20年来的文学趣味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20年前,象我一样大小的孩子是看着连环画长大的,而现在的孩子是对着电视和电脑长大的;20年,中国人羞于谈性,而现在华南地区的年轻人晚上一起看《SEX AND CITY》这也许就是千年兄提到的特定的社会条件吧,社会条件变化的时候,什么才是一部文学作品的价值?
  
  中国已经从计划经济时代转到现在,文学怎样留住读者?比情节和直观性能比得过电视和电影吗?我以为因为其他娱乐的竞争,文学的重要性早就下降了,但文学有一样仍然是具有核心竞争力的,那就是思想……最真切地反映这个时代的变化的思想以及人物在心理上的变化……我们看许多名著改变的电影都有这种印象,电影就好像少了很多回味和情节,例如《半生缘》。
  
  然而在现在官方需要或者传统道德或者作者的写作经验影响下,甚至有很多文学作品连最基本的真实性都做不到,这就是所谓的作者在意淫,这样的书的价值在哪里呢?如果完全是情节,能比得过动作片吗?如果完全是下半身,能比得过A片更直接吗?如果完全是政治说教,比得过电视媒体这个强大宣传机器吗?舞文这样的作品就有一大堆,这我倒很想听挺千年兄的看法。
  
  小说既然表现生活,就应该从怎样表现生活上选择技巧工具,就好像花美,单看花瓣却十分单薄,所以我觉得千年兄对《候鸟心情》第一部分的看法,也许就有这个原因吧。
  
#29
雾满拦江 2004-01-06 05:22:33 只看该作者
  
  大家快来批候鸟
  
  候鸟你别到处跑
  
  捉住扒毛火里烧
  
  香喷喷的烤一烤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