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黑镜头前传,血色童年,带大家一起回到童年(纪实文学)

来源: 刘亚楼2012 2013-04-21 03:03:00 只看该作者 |阅读模式
  提醒

  本文是《北京黑镜头》的前传,如果没看过《北黑》的朋友可能不会理解文中的部分意思和几个主角的性格,建议没看过《北黑》的朋友读一下《北黑》的前几章,稍做一些了解就好。谢谢。

  前言

  童年,我们每个人都有过,没有金钱的欲望,没有社会的压力,没有家庭的责任,无忧无虑,哪怕得到一丁点的小欲小求便满足和幸福,儿时的那种幸福感是最最原始的,吃到自己喜欢的零食、周五的放学、父母带着自己往西单动物园一逛,吃一顿外国洋快餐,买几样进口玩具,不管是变形精钢还是玩具人偶,走在大街上,抱着自己喜欢的玩具,那感觉!不言而喻。

  还有寒暑假之前的最后一堂课,您就看吧,不管是好学生还是差学生,他们脸上的表情都是一样,美美的,但又不敢笑出来,小脸憋的红扑扑,虽然身体坐在课堂上,心和脑早就变成一只小鸟,飞出教室,飞到九霄云外,随着最后一堂课的下课铃响起,他们的心又被瞬间拉回了身体,并用最快的速度把想法付出于实践,狂奔出学校的大门,离开教室的一刹那,他们才真正的笑出来。

  而这种原始的幸福感,随着人一天天的长大,逐渐的消逝,最后荡然无存,有人说是自己的欲望被放大了,的确,长大后吃到再好吃的珍馐美味也不会比儿时吃到几毛钱的小零食高兴。

  长大后就算你旅游走遍欧洲,最后站在希腊的爱琴海边,也不会比儿时家里带着去趟北戴河或九寨沟过瘾。

  长大后即使你变成了成功的企业家,你的金钱大把大把的钻入了银行的计算机程序变成令人羡慕的数字,而你在年底的公司年会上以高姿态坐在酒席前跟那些给你创造佳绩的员工们吃吃喝喝,也不会比儿时一群发小出去玩,互相开着玩笑,犯着傻,无忧无虑的压马路,或者跟一群看着不顺眼的陌生孩子打一场群架更快乐。

  现在即使我们有一座金山,也不可能找回当初的那种幸福感、满足感、愉悦感,因为那时的幸福和快乐是最原始的,最发自内心的,不经任何修饰和加工的,最由衷的...

  前几天,笔者与朋友出门办事,闲来无事的时候在车里呼大了,叶子把人的感官和想法放大数倍,我们本以为这次也会如从前一样狂笑一场,或者融化在自己也听不懂歌词的外国音乐里,没想到叶子激起了我们内心最喜欢的东西,我们几乎同时回想起了童年的历历往事,那一瞬间的幸福感,远比飞和嗨更爽,那时候我才发现,我们内心最想要的东西是什么,是最自然的幸福感,看来人都有回归纯璞的本性。

  这种幸福感其实不必用草也能激起,长大后的某一瞬间也一样能体会到,当你吃到儿时吃过零食的那一瞬间,当你走过儿时玩耍过地点的那一瞬间,当你听到儿时熟悉歌曲的那一瞬间,当你闻到童年空气中飘着的气味的那一瞬间,1~2秒,转瞬即逝,可它会让你从心里到全身都舒服,当然还有那特殊的一瞬间,现在的我是感受不到的,就是死亡的那一瞬间.....
  不保证每天更新,保证不太监,晚8点。
  本文北京话偏多,脏话偏多,不喜自关。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收藏
收藏0
转播
转播
分享
分享
分享
淘帖0
支持
支持2
反对
反对0

大神点评1

跳转到指定楼层
  北黑前传-----正文

  “涉案金额特别巨大、犯罪情节特别严重、对社会影响极其恶略。”大家都知道当法官读这些话的时候,对于被告人意味着什么,两特一极,必死无疑。

  “判处死刑,立即执行。”这八个字等于给萧闪和老严提前下了死亡通知书。

  这两年萧闪的人生,像曲折的股票K线,从一穷二白的底点,慢慢爬升到了顶端,刚刚到了顶端,又以几乎垂直的角度跌落直到崩盘,彻底在黑道斗争和政治漩涡中沉沦,老家伙们死的死、跑的跑,他却成了第一个中枪的出头鸟。

  萧闪在庭上听到这些话时并无表情,他知道自己该死,就算法庭不判他死刑,他也会选择自我了断,绝不苟活。

  因为他想起了代力的死,义哥的死,黑子、大斌子、白脸儿,傻张超的死,最后是选择跳楼自杀的京生,从小一块长大的朋友一个接一个的死在自己的眼前,他们的死因只有一个,只是为了萧闪一手创建的“顶尖集团”帝国。
#2
刘亚楼2012 2013-04-21 03:04:00 只看该作者
  这些人就像萧闪心里的承重石柱,撑托着萧闪的心,现在这些石柱一个接一个的倒下,萧闪的心也彻底崩溃了。现在他唯一盼望的事情就是,快点让他死。

  宣判结束后,萧闪本想大喊“快点枪毙我!”可看到了旁听席上一夜之间老了不知多少岁的爸爸,萧闪哽咽住了,他再也发出不了任何声音。

  在看守所等待死刑的时候,萧闪不由的想起了大斌子自杀前说的话:“累了,不走了!”“闪子,真想回到小时候啊,咱们在一起.....”

  在昏黑禁闭室里的萧闪,慢慢的闭上眼睛,可能是人之将死,萧闪的脑袋瞬间像电影闪回一样,童年的所有都浮现在了脑海里,慢慢的镜头拉到了80年代末......

  那一年北京城的热闹程度,一点不亚于当年老百姓们欢迎解放军进北京时兴高采烈的气氛,49年时百姓们都是善良的顺民,为了迎接解放军和他们的军车,举着花跳着舞,迎接新旧政权的交替。
#3
刘亚楼2012 2013-04-21 03:04:47 只看该作者
  和谐社会!!!!!!!!!!!!!!!!!!!!!!!!!!!!!!!!!!!!!!!!!政X对于萧闪他们来说就是大石头掉进水井里“不懂”,因为那个时候萧闪他们才14岁,萧闪只是感觉好玩,不知道什么原因北京各条主干道上的人变得多了起来,一些平时见不到的X绿色装x车和坦x也开始出现在了大马路上,人们的喊声,闹声,不绝于耳。这种乱劲对于这些孩子来说当然是兴奋的,不过最令萧闪兴奋的还是今年学校的暑假竟然提前了1个月之多。
#4
刘亚楼2012 2013-04-21 03:05:18 只看该作者
  再嘈杂的喊叫声中,萧闪突然听到了几声熟悉的“流氓哨”,这是他们几个小伙伴定的暗号,要出来玩不用在楼下扯着脖子叫名字,几声尖锐的哨音就代表了一切。

  萧闪兴奋的跑到凉台推开窗户,看到自己的几个发小也正仰着脖子看着自己笑,白脸儿看到萧闪,一抬手,又是一声哨音。“闪子!下来啊!!”
#5
秀才骑驴 2013-04-21 03:05:18 只看该作者
  拿下沙发

  祈祷灾区同胞平安!

  祈祷!
#6
刘亚楼2012 2013-04-21 03:05:53 只看该作者
  “等会我啊!!我穿衣服!!!”萧闪冲着楼下大喊。

  这些日子,这群孩子算是撒开了欢了,学校停课,家长几乎每天都不在家,特别是萧闪,萧爸爸当时还是北京市公安局某王牌处的干警,平时就忙的七荤八素的,这几个月更是没头没脑的忙,几乎就没有在家呆着的时候,每天最多了能在家歇几个小时,然后又忙着去干公务。

  萧闪用最快的速度套好衣服,刚要开门飞奔下楼,身后的小敏一把就拽住了哥哥:“哥!你去哪玩啊!带我去!!”

  萧敏是萧闪的妹妹,比萧闪小几岁,兄妹感情很好,萧妈妈英年早逝,萧爸爸忙于工作为了国家早日实现四个现代化做贡献,所以平日里就两兄妹相依为命。

  萧闪一嘬牙,发出滋滋的声音:“不成!爸说了,现在外面太乱,不让出去瞎跑!”

  “那你还不是天天出去瞎跑!!”小敏不满的冲哥哥宣泄。

  “不行!下次!下次哥肯定带你出去!外面那么乱你又不是没听见!快做作业去!!听话!顺便把哥的作业也作了!”现在外面那么乱,萧闪还真不敢带着妹妹出去,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带着妹妹玩不高兴,老得看着她。
#7
刘亚楼2012 2013-04-21 03:06:24 只看该作者
  小敏小嘴一嘟,自己念叨了一句“老说下次,下次,一次都不带我去!”转身回了屋子,小敏这孩子天生聪颖过人,在学校老师同学都喜欢她,特别是他们老师,只要一有时间就给小敏开小课,小学2,3年级的时候小敏就会做初中的作业了,所以萧闪这点作业对于妹妹来说易如反掌。

  萧闪说服了妹妹,狂奔下楼,楼下的白脸儿,大斌子,义哥,代利,京生几个人早就人手一辆自行车在楼下等着他了。

  阳光洒在这些孩子们的脸上,他们笑的是如此的开心,没什么能比他们几个人聚在一起更高兴的事了。

  萧闪赶紧打开了爸爸的28铁驴(28型自行车),把钢丝锁往车把上一搭。

  “今天哪玩去啊!”萧闪问。

  “继续堵军che去啊!!”大斌子兴奋的说。
#8
刘亚楼2012 2013-04-21 03:06:45 只看该作者
  “走!!”萧闪跨上车使劲一瞪,萧闪那时候不算高,甚至比同龄的孩子挨上不少,骑在28车上双脚还要踮起脚尖蹬。

  几个孩子不停的按着车铃“铃铃铃”就像几支离弦的箭一样蹿了出去。

  萧闪骑在队伍的最前面,后面最慢的是代利,代利从小就胖,天生的胖小子,每次他们出去玩,代利肯定是在队伍最后面吭哧吭哧跟着的人,不过代利不寂寞,因为京生会有意的放慢速度在代利旁边陪着。

  这群坏小子就算身在车上也不会老实,你推我一把,我碰你一下的闹着,从小就顽皮好动的白脸儿和大斌子在骑车的过程中抓住自行车把手猛的往上抬,时不时的表演一下“抬把”,用这种方式表现出他们的兴奋的心情。

  院子里不知是谁,弄了个快巨大黑布,差不多遮住了这种老式苏联楼的5分之一,大条幅上赫然的写着几个大字“自由!民主!反贪腐!”

  几个坏小子骑着自行车从大黑布旁边飞驰而过,黑布上的几个大字拆开他们都认得,可一组合起来他们就不懂了,这几个词对于他们这么大的孩子来说,简直就是难懂的天书,他们才不会管上面写的是什么,一群13,4岁的孩子,正是探险性最强的年龄,稍微有一点点兴奋就会大量刺激肾上腺素高涨的年龄,有热闹就凑的傻小子,这些天他们出来玩的最大乐趣就是跑到三环上跟老百姓们凑热闹堵军车。
#9
刘亚楼2012 2013-04-21 03:08:51 只看该作者
  五月末的北X,已经是烈日当空,火伞高张,据说先前几个湖X学生亲手向广X毛X泼油漆后,彷佛触犯了神明,在玷污了毛x的几个小时后,北京就开始狂风大作、暴雨倾盆,隔日就热了数倍,这座城市从那天起便被诅咒。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