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承恩的囚徒

来源: 廖无墨01 2013-02-02 21:06:00 只看该作者 |阅读模式
  还是把那个写完吧,天涯这个平台,有许多人让我难忘

  【那一天的清晨,我走在摇曳的落雪里,我看见苍苍茫茫里,一个红色身影。
  我的眼睛其实已经睁不开,许多时候,你不需要睁开,就可以走路。甚至比盲人娴熟,因为你走得飞快。而我睁开时候,就看见那个红色身影,渐行渐近。
  这是一片茫茫戈壁滩,杳无人烟,只有漫天遍野的落雪。一点红色,渐行渐近的红色,你可以想象到有多么的醒目。我其实还看见了几匹狼,那几匹狼雪地里潜行,无比空寂。
  越来越近了,彼此的哈气,缭绕在脸庞,宛如薄纱。
  我很想发生什么,因为冰天雪地,比如在一个孤岛,荒无人烟,忽然,一个身姿卓越的女子,出现在你的视野。
  如果发生了什么,是一件让人感动的事情。
  那个红色身影越来越近,我看见是披肩的长发,面庞隐约。我看见的哈气,真的是纱巾了,来回的在她脸上拂。我的腿有些发软,因为仅凭隐约,我就看出她的千娇百媚来。
  是的,我擦了一把眼睛,于是我看出来了。

  其实我看到了红衣女子,心头是一暖。我相信红衣女子,看到了我,在这个杳无人迹的广漠雪原,心头也是一暖。
  我想到小时候看到的为数不多的电影里的一部,《草原英雄小姐妹》,那句差点让我落泪的台词:灯光,有人家了。

  接下来的故事,应该是我们认识了,在这种场景,谁不认识谁都不可能。这是人类心灵最贴近的地方。也或许就是千里姻缘一线牵。许多的故事,都是这样设计的。我甚至忘记了自己年龄,怀春乘以一百(我数学不好,不知道是不是应该这样乘),我不但忘记了自己年龄,还忘记了自己一穷二白。在喧嚣的都市里,我经常想起自己的一穷二白来,顿时无颜面见江东父老。
  我甚至还就地筑了个雪窝,我打了许多巨大的雪砖,那种里面带着毛茸茸雪花的雪砖。确切的说,我筑的不是雪窝,是水晶宫。一旦进入黑夜,一旦点燃了蜡烛,这就是个五彩斑斓的童话世界。
  当然这只是一个驿站,我俩人生旅途的一个驿站,然后我俩向长安出发。一骑枣红马,快如闪电,扬起一路风尘。我俩伏在马背上,她搂着我的腰。地平线上月亮出来了,轮廓浑圆,我俩在月亮里的剪影,无比凄婉。至于为什么向长安出发,概因为我认为一切美好的东西,都在古代罢。譬如如今,人烟稀少的地方,都美好。我甚至想,如果没有人类,这个世界,纯洁的无以伦比。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收藏
收藏0
转播
转播
分享
分享
分享
淘帖0
支持
支持2
反对
反对0

大神点评1

跳转到指定楼层
  【说实话,当我俩面对面时,我几近晕厥——这是我有生以来,看到的第一个容颜,就像我有一天看到一处风景,我才知道,过去的风景,都不叫风景。然后我把她抱在了怀里,她已经冻僵了,我必须把她抱在怀里,这个时候,抱在怀里,水到渠成。
  于是渐渐的,她的发际,就有了融化的雪水。
  我们开始能说话了,我问她,你是哪里人?
  她的嘴唇优美的动了一下,但是没有发音。
  由于我抱着她,脸贴得很近,我感觉到她的睫毛一下一下扑打我的脸颊。自古以来还没有一个女子的睫毛这样扑打我的脸颊,扑打在我渐渐回暖的肌肤上。

  我又一次问,你是哪里人?

  她还是不说话。我看着她的面庞,无比生动无比的会说话,可她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我突然想到了哑巴。我少年时期一直住在麻子街,那几个一入冬就等太阳出来,太阳一出来就挤一起晒太阳的老者,反复给我讲述着那样一个故事。十几年前,那一个一年四季穿街走巷卖糖人的哑巴,他就住在麻子街,有一天他突然被蜂拥而来的人按住,箱底里搜出一枝勃朗宁。匣子里七发子弹,每发子弹的弹壳上写着一个人名。就是那一天,人们才知道,哑巴不是哑巴,哑巴的两个哑巴闺女,容貌天下无双,竟然也不是哑巴。
  在这个故事里,一个认识在我脑海里逐步形成,哑巴要是好看起来,比谁都好看。
  麻子街里没麻子,过去有。传说三百年前,这里住了六个麻子,那时街道甫成,官府来起名字,看到六个麻子无所畏惧的样子,当场拍板叫麻子街。

  但她开口了,她说,我叫吴承恩。

  我觉得我在哪里认识吴承恩,我搜肠刮肚想不起来。就如提笔忘字,就如我劈头碰见一个人,热情的招呼,但是,我想不起来他的名字。
  这个名字有些中性,但是我觉得,不论什么名字,一旦放在她身上,那就成了好名字,而且放出异样的光彩来。而且我觉得,她的名字如果中性,或者直接起个硬朗的男人名,比

  如姚明,反而更女人了。
  无比的跌宕。

  我说,这是我知道的名字里,最好听的名字。
  她说,我父亲起的,我父亲与众不同。
  我说,这个名字好记,一听起来,顿时家喻户晓。
  她轻轻的笑了,她的牙齿晶莹剔透,一如这雪屋。

  对了,这个时候我们已经在水晶宫里了,我从没见过如此完美的建筑,叹为观止。我会抽一点思绪,为自己感动。
#2
廖无墨01 2013-02-02 21:15:31 只看该作者
  【我看到牙齿晶莹剔透的人,往往就不敢笑了。我的牙齿,已经被香烟长久的侵蚀了。我自己掩耳盗铃,从来不张大嘴巴,对着镜子去看自己的牙齿。我有次看牙科,我患了牙疼病,我先是在街头买药,却越来越疼,于是我就去了医院。医院里一切都是那么的循规蹈矩,那么的不容置疑,有阳光从玻璃窗照射进来,那一天,那个美丽的女医生,一样有着晶莹剔透的牙齿。其实她忘了戴口罩,也许不是忘,她就是想让我看她的牙齿。结果那一天我无比惭愧,我捂着嘴巴说,sorry,我得去下洗手间。我其实不单会说sorry,我还一直会说good morning,如今这社会,谁还不会两句外语?

  写到这里我声明一下,我从来没去过戈壁。小时候有首歌,让我知道了戈壁是这样的:荒凉美丽的戈壁滩上,只有夜莺在歌唱……这个场景应该描绘的是夏天,或者秋季,也或者春季。但是我想,戈壁滩,应该不会没有冬季。我甚至想查一下戈壁滩是不是在南方了。从这一点你可以看出来,我这个人有时候比较扯淡。
  还有一件事情需要声明,关于戈壁滩,关于水晶宫,都是我做的一个梦。有的人每天梦到钱,一辈子一贫如洗。有的人每天梦到色,一辈子打着光棍。
  那几个晒太阳的老者说,梦都是反的。

  但是老人的说法,也不见得正确。因为我也有老的时候,那时候的我皱纹纵横,一副盘古开天地的尊荣。我知道,我的说法,一贯都不正确。那天早上,梦醒时分,我刷牙洗脸,穿上洗的有些发白的蓝色鸭绒袄,踩着昨天下了一天一夜的积雪,去一家小吃店吃早点。我突然看见了一个红衣女子,大红色的鸭绒袄,裹出来优美的曲线,披肩的长发,一如电视广告里那么柔顺。

  她说,她叫吴承恩。
#3
一文倩 2013-02-02 21:59:23 只看该作者
  呵呵。。。写得很好玩,继续写下去哦,别写着写着又不写了~
#4
廖无墨01 2013-02-03 02:12:45 只看该作者
  【我坐在小吃店里,哈着手,反复地搓。如果我没有进化,手上长着毛,冬天就不会这么冷,但是跟人握手比较麻烦,人家会以为我不懂礼貌,不脱手套。
  我不知道我这辈子握过多少次手,而且我知道,每个人都不知道。握过多少次异性的手,每个人也不知道,握过多少次情人的手,没握过的知道。握过多少次政要的手,没当官的知道。握过多少次百姓的手,政要知道。
  我就坐在靠窗处,看外面的雪景。我看见高处的雪雪白,一朵一朵的,房檐上的像蛋糕,树木上的像棉桃。其实城市里的树木已经很少了,这是条老街,老街还保存着一些老的东西,尤其是那一排苦楝树,黄昏时候不经意间看去,有时竟不知今夕是何年。我看见了一个走街串巷磨剪子炝菜刀的货郎,一般都是古铜色的面容,一般都是一身旧社会的打扮,一般都吆喝,一般都没有上星光大道。
  我又去看地面,一派肮脏,好像那美景,人们都要慌忙把它踩掉。人们现在越来越不喜欢自然的东西了,草要是种的草,才能生存,否则都去铲。

  我就是这个时候看见了穿着大红鸭绒袄的吴承恩,她长长的头发甩了一把,几乎甩到了我面对的窗口上。我看见那头发,好像谁在宣纸上,用巨大的笔泼墨了一下。
  吴承恩和一个青年,谈笑风生。

  屋里面人还是相当多的,我和吴承恩隔了四五张桌子,由于吴承恩坐下去,我就站了起来。我看的旁若无人,甚至有几个人挡了我,我还想说一声劳驾,公共场所,你能不能自觉点,能不能不影响别人?我看着朝思暮想的吴承恩——虽然仅仅是昨夜一梦,我觉得,我已经朝思暮想了一千年。我其实又开始揉眼睛,我没有敢十分相信。可是我的脸颊,分明有了感觉,被睫毛吧嗒的感觉。
  我就这么一直凝视,稀饭和煎饼上来了,我视而不见。
  我觉得我这个时候该看一眼那男青年了,就如你去看一辆好车,不免要看一眼它的轱辘。
  我看见的那轱辘,是个凶恶的轱辘,反正我觉得凶恶。那轱辘留一头蓬松的长发,穿着质地精良的我叫不出来名堂的外罩,目光料峭。
  我也顾忌不了那么多了,又肆无忌惮的去看吴承恩,我其实是想让她看我一眼,也许奇迹就会发生。
  那个轱辘走了过来。我根本没看见他走了过来,甚至他走到我面前,我还把他扒开了。吴承恩在看一本小书,拿在她手里,精美如首饰。吴承恩其实从坐到那里,就开始看那本小书了,心无旁骛。我仔细回忆了一下,没回忆起来吴承恩喜欢看什么书,我唯一回忆起来一部西游记,可那是个大部头。
  轱辘又挡住了我,我这个时候才发现,他是故意来挡我的,我又发现,他是轱辘。
  我仔细的看了他的脸,料峭的目光,眉心不红不黑一颗痣。

  他说,你是一个老流氓。
  我说,你为什么说我是老流氓?
  他说,你现在还在看。
  我这才发现,我一边跟他说话,一边看吴承恩。

  我说,我认识她。
#5
王潘云锋 2013-02-03 02:15:29 只看该作者
  坐沙发喽
#6
廖无墨01 2013-02-03 02:20:56 只看该作者
  一文倩、王潘云锋
  老大又开挖? 小年快乐!
#8
杰徐俊 2013-02-03 04:00:33 只看该作者
  小年快乐
  
#9
廖有墨2012 2013-02-03 06:24:31 只看该作者
  老大,2013年,为了广大读者,填坑是你最重要的工作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