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风小说作品:逆神者德古拉

来源: 雪人的纯白 2017-01-10 03:15:00 只看该作者 |阅读模式
  
  


  《逆神者德古拉》
  一反大部分作品中吸血鬼邪恶嗜血的形象。

  突然出现在偏僻山村少年在灾难中觉醒,用自己的鲜血挽留了最重要的少女。
  然而,在光明众神们的信仰遍布大陆,圣殿骑士铲除异端黑暗的时代,德古拉该如何保护自己心爱的少女。
  还有怨念的黑猫,创造怪物的炼金术师以及更多的黑暗生物开始聚集在这位逆神者的身旁。
  光明在净化大地,净化之后又将会剩下什么?
  “那我来告诉你,你给我记住了。对于男人来说,保护自己身边重要的人而使用自己的力量,这就是我们的正义。”




  “光耀神在上,请您拯救忠诚信徒们吧……”

  充满血腥的空气,浓稠的好像粘稠的高汤一样的氧气钻入鼻孔,刺眼的鲜红玷污了洁白的盔甲,白甲骑士的尸首如同被染红的白色雏菊一般铺遍在大地,交鸣的铁器不断发出凄厉的嚎叫,不时飞洒在空中的液体最终无力的溅落在黑色土地上,成为了渲染这片名为战场的地狱颜料。

  这不是战争,这是在屠杀。

  这,这就是经历成百上千次修罗战场的真正战士吗?!

  望着眼前的画面,光耀神教会三大骑士长艰难的吞咽着口水滋润自己干涸的喉咙。

  身披黑铠,腰间插着短斧、流星锤、长矛,一手持盾一手持剑的黑甲战士如同地狱的使者一般的撕碎扯着圣殿骑士们组成的防御阵线,兼并着祈祷祝福的牧师身份身在战场的白甲骑士们此刻却好像变回了在殿堂中祷告时手无寸铁的牧师一样在嘴里不断的重复着“光耀神的庇护”“光耀神的祝福”的话。

  神,却没有回应这群可怜的信徒们,白甲骑士们已无力延缓自己躺倒在地面化为点缀战场的尸体的命运来临。

  突然,黑甲战士们在一阵嘈杂的盾牌敲击声响起,似乎是厌烦了效率不高的收割,保持着面对的姿势迅速的后退。

  正当圣殿骑士们为自己得以存活而感到庆幸的时候,空气中突然传来一排如同暴雨降临的声响,仰头望去……

  如同雨点般的长矛从空中倾泻而下,锋利的长矛毫无感情的落在在了惊慌失措跌撞奔逃的人群中。一阵哭嚎惨叫后,尘土散去之后,只留下一地如同刺猬一样身上扎满长矛的尸体。

  他们的敌人并没有给予圣殿骑士们太多沉浸在震撼和恐惧中的时间,在防御阵型的侧翼突然袭来一群身穿皮甲的剑士,在一名纤细的女战士的带领下,如同出鞘的利剑,锋芒毕露的插进了白甲骑士群。

  雪亮的长剑在半空中挥舞出一片片白幕,利落迅捷的长剑精准的刺进了白色铠甲中的缝隙,就在圣殿骑士扭转身体,调整阵型的时候,那百余皮甲剑士群却毫不恋战的退去,只留下一地似乎和剑士们数量相等的尸体。

  圣殿骑士们的阵型这时彻底的变成了犹如被调皮的孩子啃了几口的蛋糕一样,就在防线变得如此不堪的此刻,从正面再次冲出一群人影,这次却不是嗜血强大的黑甲战士,也不是锐利锋芒的剑士,而是一群没有穿戴任何护具,手持半身刺盾和长矛的粗野大汉。

  身材魁梧的大汉犹如蛮牛般的冲撞进了白甲骑士群,在表面布满尖刺的盾牌冲击下,纯白无暇的白色铠甲宛如在日光下暴晒的葡萄一样扁瘪,凭借那疯牛般的体魄和难以抵挡的气势,将数量数倍于己方的骑士团分割成数段。

  恶鬼般的黑甲战士再次踏入了战场,地狱的大门又一次因为圣殿骑士们的亡魂而变得拥挤不堪。

  “这样下去,我的骑士团再怎么擅长防御,战士有多英勇,也会被全灭的,明明人数多出一倍,没想到在那位大人的面前却还是这么的脆弱。果然,我们的生活还是太安逸了,只是剿灭几个盗贼的骑士们始终无法在那位大人面前自称战士。”

  里菲成熟稳重的脸庞此刻却露出青涩少年般的紧张神情遥望着挺立在黑甲战士群后方的那名血红披风的黑骑士,紧紧握着剑柄的双手忍不住轻微的颤抖,如果不是因为身为三大骑士长之一的身份不能允许露出太过丢人的举止,恐怕此刻早已经躲进了身后的教堂。

  并不是因为胆小怯战,而是因为对手太不合适了。

  “那位大人,啊,真是,糟糕的对手呢……真是,糟糕的对手呢。”

  口中呢喃着重复着嘴里的话,站在里菲身旁的杰洛克也将目光移到了那位伟岸挺拔的身影上。

  “哎,看来必须要派出我和迈克的骑士团才行。”

  两鬓白发的老绅士杰洛克此刻也顾不上以往重视的礼仪,焦躁的抓了几把梳理整齐的头发。

  “那就尽快吧,趁我的骑士团还没有被全灭。”

  里菲悲痛的闭上了双眼,不再去看那堆积如山的骑士尸首。

  “说到底,究竟为了什么理由,才会变得这种情况!?我不理解,也不明白,为什么我会站在这里和那位大人战斗?!据我所了解的情况来看,是我们伟大的教皇和主教们做了不符合光明信徒身份的事情,具体是什么样的事情就算我不明说出来,知道更多内情的你们想必比我更加清楚吧。”

  一直没有言语,没有动作的迈克突然说出的一句话,让里菲和杰洛克僵住了正欲迈向战场的身体,扭头望着这名年轻的骑士长,面面相觑的沉默了下来。

  “……,看来前辈们果然是知道更多呢,不愿意说吗?!嘛,那就算了,最近频繁发生的美貌处女们的失踪也确实是躲在我们身后的那些家伙们干的吗?!”

  “……”

  再一次沉默,但是,答案却显而易见。

  “原来如此,不过,我没想到他们的胆子居然大到这个程度,那脏手敢伸向那位大人的身边,呵呵,就算这样,我们还算是光明众神之一的光耀神的信徒?!就算是这样,我们还能够继续自称是光明、正义吗?教堂难道不是为了保护子民而存在的吗?不是崇高的信仰?”

  迈克急躁的话语中毫不掩饰自己对躲在自己身后圣堂中的那些大人物们的厌恶。

  “迈克,为了光明正义的战斗,总是无可避免的需要一些牺牲的。”

  杰洛克虽然努力的想要试图说服自己这位年轻的后辈,可是,却能以说出更加让人信服的话语。

  现实总是比想象中的要残酷的多,人类就算信仰了光明的神明也并不代表就一定会变得圣洁,这个道理对于杰洛克来说都是一个沉重的事实,更何况对于迈克这样的年轻人所带来的冲击。

  “诶……是啊。总之,光耀神教会绝对不可以就这样被摧毁,我们必须要战斗,就算是以那位大人为敌。”

  就算在杰洛克眼神拼命的示意的注视下,里菲也想不出什么理由,不管是什么样的理由此刻在迈克的质疑下都变得脆弱无比。年到中年的老绅士,见识过太多残酷的事实。

  事态在自己几人不知情的情况下已经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就算是自己几人转身冲进教堂,质疑甚至处置教皇和主教们也无济于事,眼前最重要的是光耀教堂是绝对不可以被毁灭掉的。

  光耀教堂已经成为了这个国家里人民的信仰教会,光耀神也已经成为这片土地的唯一神明。一旦被抹除掉的话,生活在这个国家的人们又该去相信什么而支撑软弱的内心,又以什么样的道德标准去规范自己的行为?

  这个国家将会变得动荡不安,甚至会被邻国和其他教堂吞噬。

  想到这些,里菲的眼神里满是无奈的望着年轻的骑士长,希望他能够多少体谅一下他们这二位长辈的用心。

  “我……如果这次战斗之后,还活着的话,就退出光耀神教会。”

  但是迈克仿佛不愿意再听任何劝解的催动了战马,率先带着自己的下属走向了自己的骑士方阵。

  “……哎!”

  里菲和杰洛克也明白他们将会无法挽回的失去一名有望的后辈,不约而同的发出一阵显得苍老的叹息声,转身也踏向了绝望的战场。

  决定命运的时刻,来临了。

  面对如同白色地毯一般铺过来的圣殿骑士,黑甲战士们满是血污的脸上没有露出一丝胆怯和动摇,火热的目光遥望了一眼站在自己身后的那位震慑着整个战场的身影,挥舞的长剑和长枪却更加快速凌厉的收割眼前顽抗的白甲骑士。

  我们的王,就要站到我们的身边和我们一起战斗了,必须,必须快点,再快点,为王清理障碍。

  放佛好像感受到黑甲战士们的目光一样,血红披风的身影动了。

  黑骑士慢慢的拔出了插在脚边的黑矛,黑矛整个矛身都闪烁着冷冽的黑色幽光,足足嵌进土地的矛头被一只粗壮的手臂轻松的拔起,带起周围龟裂的土块。

  黑骑士那贴在胸口的黑色铠甲一阵起伏,长矛如同闪电般被投出,在空中划下一道黑光,随之……

  “轰!”

  圣殿骑士们恐惧的望着跨越千米的距离,一击被摧毁教堂大门,因为数量压倒性的优势而积攒起来的士气瞬间跌回了原点,握着长剑的身体不住的战栗了起来。

  “碰!”

  一声整齐的兵器敲在胸甲上,以及跺足的声响回荡在了战场上的每一个人的耳朵里。

  “战!战!战!战!”

  如同无言恶鬼般的黑甲战士们第一次发出了自己的声音,整齐默契的吼声如同一头能够轻易毁灭一个国家的巨龙发出的愤怒咆哮。

  “完了,我们完了,与这样的对手战斗,没有一点希望!光耀神教堂会被毁灭,我们最终也会变成尸体。”

  白甲骑士们惊恐望着眼前如同地狱军团的黑甲战士们,今天已经不是第一次质疑自己的原本坚定不移的信仰。

  就在圣殿骑士们绝望,三大骑士长正在沉思如何振奋军心的时候,从崩塌的光耀神殿大门处突然飞出一个白色身影。

  是的,飞出。

  战场上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扇动着巨大白色翅膀,悬浮在空中,身着纯白长裙战斗服,手持一柄细长的骑士剑,笼罩在如同萤火虫般光亮中看不清样貌的少女,如同天使般的少女。

  目光对视。

  好像是相吸的磁铁一样,血红披风人影与天使般少女抛开了身旁的人海,互相凝视着彼此。

  然后……

  迎面朝对方冲去,数千米的距离仿佛被二人一步跨越,眼看即将短兵相接。

  “噗……”

  却没有武器的交鸣声,只有一声骑士剑插入肉体的声音。

  血红披风的人影抽搐着身体,无力的松开了提在手中的长矛,掉落在地的长矛发出“啪铛”的声响,在地上翻滚。

  黑骑士俯视着身前的白裙少女,迅速失去血色的嘴唇蠕动了几下,却没能发出任何声音。

  “王!!!!!!!”

  …………


  稍显灼热的阳光穿过过浓密的枝条,点点状的落在在靠在树边午睡的少年脸上,轻轻的微风不时的拨动着少年头顶的树叶,发出“飒飒”的响声,几头奶牛和十几头绵羊悠闲吃草的身影却越来越远去。

  微微颤动的眼皮显示着这名看似沉睡的少年已经从梦中睡醒,此时却依然顽固的闭着双眼,享受着这午间安静静谧的时光。

  但是……

  “德德!你这个家伙!又在偷懒!快点起来!快点起来!我家的奶牛和绵羊都跑到那么远了!要是丢了一头,就算把你卖到我家,打一辈子工都赚不回来!快点给我起来!你这个家伙!可恶!可恶!”

  德古拉就算不睁开睡眼朦胧的双眼,单听这带着浓浓奶音的嗓音和那假装大人的严厉口气就知道这个时候落在自己头顶的软弱拳头的主人是谁了。

  “啊啊!是是!我的萝菲大小姐,我这就去把你家的奶牛、绵羊找回来,说的也是呢,如果丢了,萝菲大小姐就喝不到牛奶了。”

  萝菲气呼呼的鼓着腮帮子瞪着行为和自己说的话完全不符,完全没有起身动作的少年,原本白嫩的小脸现在变得红彤彤,一头金黄披肩笔直的长发让这个只有14岁的女孩看起来更像是空灵清新的花丛妖精,干净但绝不算华丽的长裙穿在萝菲的身上恰到好处的贴合在少女还显得平坦的身体曲线。

  “德德!你要知道!你能够得到这份工作是因为我!可爱!咳,美丽端庄,出色的淑女的萝菲大小姐亲自请求父亲大人的结果!但是!你居然还在这里偷懒!?我要扣你的薪水!让你连一个铜板都拿不到!快点给我拿出干劲来!给我好好的表现!你这个可恶的家伙!”

  “是是……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答应的话只需要说一遍就可以了!”

  “……是!”

  德古拉困扰的挠了挠了脑袋,终于无法继续无视身前紧紧瞪着自己的萝菲,晃悠悠的站了起来。

  “哎,萝菲,如果女孩子太啰嗦了,会嫁不出去的哦。”

  “姆!!!!!!你说什么!?”

  德古拉漫不经心的话彻底点燃了萝菲小脑袋里的那座愤怒的火山,先前似乎还顾忌自己淑女形象的少女此刻完全兽化成了急红眼的小野兔。

  嘴里发出幼犬般稚嫩的咆哮声,猛然的扑在了少年的怀里,散发花香的小脑袋用力的顶在少年的下巴,原本可爱的二颗小虎牙此刻化为了凶器,恶狠狠的扎在了德古拉裸露在胸襟外的锁骨上。

  “啊啊啊啊啊!你这个萝莉!给我住手!啊!是住口!快住口!”

  “姆姆姆姆!!姆姆!”

  “你说什么我完全听不懂!总之快给我下来!你这样还算是淑女吗?果然还是抱着牛奶杯的小孩子!”

  害怕挣扎会伤害到少女的德古拉只能无奈的忍受胸口的疼痛,还不得不小心的抱着吊在自己身上的萝菲,不让她摔倒在地,痛吟的吐着软弱无力的抗议。

  “姆!?姆姆姆姆姆姆!”

  感觉少女更加用力咬自己的动作,德古拉这下就算不猜也明白自己刚才的失言是踏进了这个小大人少女心中的禁忌。

  “啊!我错了!是我错了!美丽端庄,高雅魅力的萝菲女士!请饶了不懂礼节的平民小子吧!不要因为我的妄言而有损您高贵尊贵的形象!呐呐!所以,快点,撕!快点松嘴!”

  “姆?!真的?我真的性感端庄、美丽高贵?我真的是天下所有的绅士看见我都会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的出色淑女?”

  少女微微的抬起颔首,轻轻的松开了脸颊一侧的牙关,歪着的小脸上泛着犹如被狡猾的大灰狼欺骗的小红帽一样纯真的羞颜,湿润的碧眸犹如闪耀的宝石一样泛着美丽的光泽。

  我才没有说这么让人羞耻的话!

  但是……

  “咳咳!是的!是的!正如萝菲女士所说的那样!所以,请大小姐张开你那红润迷人的嘴唇,从我身上下去,我还要去追溜远了的奶牛和绵羊。”

  都是因为这个家伙,我才会不知不觉得把这么肉麻恶心的台词说的这么流畅。

  德古拉闭着双眼,仿佛刚才说的话不是自己说的一样的扭开了脸庞。

  “啊!恩!咳咳!是吗?是吗?恩恩!看在你如此坦诚的份上,我这次就饶了你,不过,下次不可以说那些违心的谎言了哦!对于淑女的赞赏用词要更加用心的思考!明白吗!”

  少女荡漾着笔直垂在身后的金色长发,脸上挂着满足的笑容,利落的从少年的身上蹦了下来,离开了满是少年气息的怀抱,却突然让萝菲莫名的感觉有些患得患失。

  “啊啊啊!萝菲!你居然咬的这么用力,你看,这个咬痕都这么深!回去又要被安卡大叔大婶调侃了。”

  “呼呼~!”

  萝菲轻轻的露齿一笑,因为啃咬的动作而沾满水光的小虎牙暴露在空气中,她摇晃着那如同代表高贵的黄金一样泛着耀眼 光泽的长发,明媚的大眼睛里闪过几道皎洁的目光,看起来就像是一只恶作剧成功的小恶魔。

  “哼!那有什么关系!能够拥有和本小姐我这么美丽的淑女相关的话题,那是身为平民的你莫大的荣幸!”




  第2章 不信仰神的地方

  萝菲骄傲的仰了仰小脑袋,装作毫不在意而刻意的扭开了脸颊,偷偷斜视德古拉的目光却突然被因为刚才的闹剧而跳出衣襟的戒指吸引。

  那枚刻制复杂巨龙图案却古朴并不华丽,被用一点也不搭配的不起眼的褐色粗线搓成的粗绳穿起挂在胸口。

  这枚莫名的透露出一丝威严尊贵的戒指为什么会出现在德德这个丧失记忆,流落山间被农家老夫妻捡回来的少年身上,至今还是一个谜,不过,或许哪天这个浑身和奴隶一样满是刀剑伤痕的失忆少年回忆起自己的身世的话,戒指的谜团也想必一定能够解答出来吧。

  每当萝菲看着那枚戒指想起这些的时候,都会感觉到心口一紧的疼痛。

  如果德古拉想起了自己以前的事情,可能就不会再待着这里了吧,也不会再和我一起度过只有二个人的时光了。

  如果,如果是这样的话,

  那……

  那还不如德德什么都没有想起来比较好。

  但是,但是如果我真的期待这些的话,那德德怎么办!?

  明明德德一直在为自己没有记忆而伤心,我却这样的背叛德德……

  可是,可是……

  金色的长发不是烦躁的晃荡,美丽碧瞳的双眼眼神却变得有些空洞。

  “恩?怎么了?萝菲?”

  德古拉自然没能察觉萝菲此刻的内心正因为自己而挣扎徘徊,温柔又粗暴的揉了揉少女绸缎般质感的金黄发丝。

  “啊!你这个家伙!不要对淑女这么轻浮!不要老是把我当小孩子。”

  回过神来的萝菲很是不满的狠狠瞪了一眼少年,微微的嘟起了小嘴唇,脸颊却好像在揭露少女真实的的心情一样,悄悄的红润了起来。

  “是是!你不是小孩子,不是小孩子,你只是一个13岁,每天九点睡觉,抱着牛奶杯不放的成熟淑女。”

  “人家现在已经14岁了!不是13岁!”

  “哎呀!这可是失礼了!嘿咻!好了,该工作咯!”

  德古拉突然撑着萝菲的双腋将少女举起,把手中的这个还只有1米5身高的萝莉体型的14岁少女熟练的安放在自己的肩膀上,二话不说的朝先前奶牛和绵羊远去的方向奔去。

  “德德!你这个家伙又这样做!对淑女不是很失礼吗!讨厌的家伙!下次不可以再这样哦!哼!快点!再快点!哈哈哈!”

  少女脸上畅快的笑容让她说的话是那么的不可信。

  萝菲娴熟的压低了身躯,纤细的手臂环抱着少年的脖颈,金黄的发丝雀跃的舞在风中,。

  一心沉醉在拂面暖风中的二人显然没有发现身高只有1米75的少年,那并不够强壮的肩膀上却坐着一名身高比自己低25公分的少女在草地上狂奔的景象是多麽的怪异,就算少女的体型那么的娇小,却也让人感觉是如此的别扭,却很温馨。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收藏
收藏0
转播
转播
分享
分享
分享
淘帖0
支持
支持2
反对
反对0

大神点评1

跳转到指定楼层
  http://www.8kana.com/book/14172.html
  小说链接!<逆神者德古拉>:http://www.8kana.com/book/14172.html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