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别跟我扯淡》80后扯淡

来源: 笑坏妞 2010-06-03 04:03:00 只看该作者 |阅读模式


师弟向我咨询是该出国还是该就业,我实在不知如何回答,就业意味着将要为那区区一小打钞票贱卖青春,而出国呢……花掉爸妈的养老钱,回来还是贱卖青春,涨不了什么价。我想又有砖家叫兽要过来告诉我,你们啊,就是不踏实,不踏实,以后就没出息,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啊。我想到了几年前,杨老叫兽曾经说:中国的本科教育很成功。当我们捧着简历从教育梦工厂走出来,却被hr告知:你们其实是一坨屎。我们迷茫,是该听他杨老叫兽的继续撅着屁股冒充鸵鸟四处碰壁,还是该听hr一言,shit嘛,给你这么多就不错了,你以为shit真的是黄金啊。
  深夜和一个发小聊天,说到小时写作文爱用“我们是糖水里泡大的“这种遭雷劈的语句,不禁哑然失笑。十年多前,专家们就开始探讨我们这些幸福的“小公主”“小皇帝”(呕吐状)将来的出路,十年后,公主和皇帝变成了蚁族,挣扎在城市边缘,又被他们再次拿来大做文章,彰显同情。很讽刺吧,不管我们是忙着活还是忙着死,都是他们research的方向,尽管没有任何建设性的解决方案,但是他们大可以把废话写在废纸上,卖出去换钱,买成房子再租给我们住。
  孟子曰:不患贫而患不均。当我的富二代朋友开心的向我显摆一晚上在香格里拉花掉三万就为看小姐跳脱衣舞的时候,某名校水利系以第一名成绩毕业,四年就拿到美国西北大学phd学位的doctor,因为浙大只给他区区3000块钱的工资而以“肝脑涂地”的方式用问号结束了自己的人生。也许很多人说他脆弱,我却哀其不幸而不怒其不争。你无法苛求一个学术上的天才去懂得这个世道上的种种不公平。他,也许工程力学是no.1,却在人情世故上永远算不明白。其实,只要给他三万的月薪,他就可以会乐呵呵的为祖国健康服务50年,也许创造3亿,30亿的财富,我想他总比脱衣舞娘要值钱的多。
  更多活着的人只是无奈,而这位doctor只是无奈到要跳楼一表愤怒而已……我们为他惋惜,为自己悲哀。
  我想写写我们自己的生活,不意淫,不无病呻吟。也许在马桶上读意淫文字可以使排便更通畅,菊花不紧绷,也许偶尔无病呻吟下会觉得自己黛玉附体,让你如同黛玉那样活,然后再像黛玉那样死,但这不是我的目的。
  我只想写些血淋淋的现实,但是尽可能轻松。你可以在这里找到自己,找到身边的某某,“这一刻,你不是一个人!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你的身后是一花园未老先衰的花骨朵,你面对的是祖国、母亲、三嫂、四姨的期待!”
  也许你本来很惆怅,甚至抑郁,也许你准备明天就从主楼上跳下去体会下重力加速度,但是此刻你可以停止以上行为,你要知道,世上本没有杯具,你我的出现,塑造了杯具,我希望你找到组织,笑看杯具的生活,扯淡的青春。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收藏
收藏0
转播
转播
分享
分享
分享
淘帖0
支持
支持2
反对
反对0

大神点评1

跳转到指定楼层
沙发
笑坏妞 2010-06-03 04:10:22 只看该作者
  第一章
  如果让我选择时光倒流,我情愿回到高三而不愿意再过一遍大四。高三的时候,我只有一个目标就是高考,大四的时候,我只有一种感觉,就是迷茫。想到了一句台词“人生是不是一直如此悲苦,还仅仅因为这是童年?”。当一切过去之后,我负责任的告诉自己,答案是前者。
   ——————米米日记
  
  01.
  对于考研这件事情,米米一直不以为然。她坚信当全中国的人都热衷于某一件事情的时候,这件事情一定会忽悠全中国的人。就像小沈阳火了了,“俺是娘们,嗷。”这种调调就把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们先奸后杀,再奸再杀。俺们这疙瘩——我换台……葵花派胃康灵——我闪……三枪——我再闪……“不差钱儿”……想再闪的时候——那不是大表嫂家的小表舅在模仿秀么?不看?你敢!那是大表哥他爹!
  大三的暑假过后,她提着箱子回到宿舍,发现室友们的桌子上尽是一堆堆的《考研葵花宝典》,陈晴看到米米回来了,从那堆宝贝里抬起头来,关切的对米米说:米米啊,你怎么才回来,你不考研了啊!
  “我什么时候说我要考研了。“陈晴看着米米,仿佛看着一个马上就要被撵出学校遭遇失业的破落小青年。米米已经习惯了,这个世界上有种人总是认为”君子日三省于他人则人行无过矣“。人家也是好心,讨厌是讨厌了点,但这属于人民内部矛盾,本着和谐的基本原则,应该一笑而过。
  退一步说,陈晴这个人,如果“权威人士“告诉她每天吃点屎可以美容养颜延年益寿,她就会义无反顾的去厕所捞大便去。在全民考研热潮中,如何能阻止她进行吃屎行为?
   米米饿了,又懒得去食堂,就找陈晴借了一袋泡面,一边吃一边翻杂志。这一刻她是不希望被打扰的。吃泡面看杂志就如同上茅厕看郭敬明小说一样让人愉悦。不过愉悦总是短暂的。陈晴跑过来,悄悄的对米米说:“我想报XX大学新闻系。“米米差点被面条噎住,一种便秘感也随之而来。
   她和陈晴同学三年多,革命友谊总还是有一点的。这个陈晴,娃是个好娃,但是真的要去投奔新闻事业,未免会给传媒行业带来沉重打击。除了学业范畴内的几本专业书还有那让她欲仙欲死的四六级考试之外,就“问今是何世,乃不知有汉,无论魏晋”了。米米分明看到有一群乌鸦从陈晴脑袋上飞过,给了个画外音——“姐们儿,你真逗。“她放下那篇没看完的文章,喝了口面汤。
  看在革命友谊的份上,米米说, ”那很难考吧,不考虑本校的吗?咱学校也不差吧,虽然比不上清华北大,在北京也算是能排个前五了,考自己学校,专业课都是老师出题,公共课过了就差不多了,考XX,那不是跟各地考研团死磕么?人家可是从上大学就开始为考研奋斗的,你再努力,也就是半路出家了……“ 说完这话她很后悔,人家告诉你这事儿,就是要得到句,“陈晴,你真了不起,真有追求,真有出息”之类的,说那些有的没的不是给人泼冷水么?不过陈晴显然没被泼到,很神秘的笑着说:“高考的时候我就与XX失之交臂,这次,我要为我的人生奋力一跃。”说完下意识的握紧了拳头。米米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你加油跃!我精神上支持你。我相信你!”陈晴得到了自己想要的话,心满意足的走了。米米看了看泡面,上面爬了一只苍蝇。
   宿舍里还是出奇的热,蚊子嗡嗡叫,在半只胳膊被盯得像藕一样以后,米米像蚊子们缴械投降,去了图书馆。刚进门就遇到了张凯,这哥们儿还是那么个性,T恤上的破洞像是手工撕的,特自然,大裤衩挂在跨上,要多有范儿多有范儿,再配上那让十个脚趾头破茧而出的cross鞋,太有气质了。
  “凯哥,你受什么刺激了。不泡妞改泡图书馆了?”“考研……嗨,说来话长……哼……就是我妈逼的。“”凯哥你骂你自己妈,太不孝了“”是我妈————逼的。“”哦……那……你妈英明啊“
  凯哥找了个靠空调最近的座位,也掏出了一本《葵花宝典》,眉头紧锁,煞是认真。米米在凯歌对面坐了下来,心里想,“凯哥啊,再葵花下去你那性感的小胡茬就要离你而去了。”想着脑海中出现凯哥点着兰花指靠在某大汉怀里娇嗔的点着大汉的鼻子说,“人家还要嘛。”她不可救药的笑出声来,凯歌撕了葵花宝典的序言窝成纸团砸向米米脑袋,旁边的女生用手指敲敲桌子,“嘘”了一声。
  米米只好识趣,本来是想乘凉的,看大家都这么认真,不装装样子也说不过去了。就从书架上拿了本专业书,翻了两页,昏昏睡去。
  
#2
ekwshh2054 2010-06-03 04:21:01 只看该作者
  
  超级大沙发?
#3
笑坏妞 2010-06-03 04:23:45 只看该作者
  手机震动了,她睡的太死没有察觉,于是那手机就颤抖着在桌子上转圈,发出“呜呜呜”的声音,旁边的女生很愤怒,用胳膊肘使劲的耸了她一下,她这才从睡梦中惊醒。是辅导员的电话,让米米去办公室一趟,这让她非常忐忑,一般这种情况,没有什么好事儿。
   米米推开了辅导员办公室的门,辅导员是个王姓老处女,是不是处女不确定,但是具有老处女的一切特征——神经质、妒忌、偏执、矫情、月经不调。米米发现王老处女又胖了,那华丽丽的大象腿啊。上学期大家都以为她怀孕了,全身长膘,感觉使劲抖抖的话,肉都能从她身上抖下来,有一次,她穿了条超短裙,像大家展示她那宇宙无敌大粗腿的时候,大家才恍然大悟——原来她怀孕怀腿上了,那分明就是一条大腿孕育了一个小生命。米米进了办公室,还特意的去看了眼她的大腿,还好,这次用条大花布裙子遮着。
   王老处女这次倒蛮和蔼,“米米啊,你运气真好,今年保研名额就13个,你的综合排名20名,,但是前面有几个同学要出国,还有几个不符合保研条件,所以我们决定给你这个机会,你好好准备准备,下周要参加复试的。“
   米米还真有点惊讶,但却没什么高兴的。她读的是中文系,接着读个研究生有意义吗?中文系的研究生,有什么好研究的?故纸堆里滚来滚去滚不出个屁来,倒是郭敬明之流的要钱有钱要粉有粉的,悲哀啊。不过她还是装作很兴奋的样子配合下miss王,是该兴奋下,上学期为了这个保研名额,系里面的女人们都快疯了,互相拆台,明争暗斗……现在馅饼杂在米米脑袋上,怎么着也要装着被它砸晕的样子才说得过去啊。
   在回宿舍的路上,米米隐约觉得哪里不对劲,感觉乌鸦在脑袋上徘徊,头发上有黏黏的东西,像鸟粪。她想:我的命也不至于贱到连个保研名额都承受不住吧。
  
#4
4871sfhzass 2010-06-03 04:24:27 只看该作者
  第一次离楼主这么近。。。。
  
  太高兴了~~~~~~~
#5
笑坏妞 2010-06-03 04:55:18 只看该作者
  02
   回到408房间,那种不对劲的气氛更加明显了。陈晴站在李惠旁边不知所措的递着面巾纸。米米走过去,小声问陈晴,“怎么了?”陈晴白了她一眼,把她拉到走道里,压低嗓门却饱含愤怒的说,“你这是糊涂了你,你知不知道,你把李惠的保研名额给顶了!”“什么?“米米的脸火辣辣的发烫,突然间觉得自己成为了大盗贼,再说偷谁的东西不行偏偏偷了李惠的。
  米米虽然和李惠算不上闺蜜但是关系很好,李惠家里是湖南农村的,很穷,但她学习非常刻苦,一直是系里的前三名,米米平时爱逃课,李惠总是把笔记什么给米米带回来,要不是李惠的笔记,米米的考试估计也就60分万岁了。
  米米的两只腿就像被被万能胶粘在了地板上,她挪不动步子,也实在想不出她这么个大盗贼能说点儿说什么劝劝李惠。天气很热,豆大的汗珠一滴滴的从米米光洁的额头上滴下,在经过一番思考之后,她对李惠说,“惠儿,对不起你,我正好不想读研,我跟老王说,放弃保研。”
  
  陈晴抬起头,”米米,这和你没关系,是我自己的问题。“
  ”什么问题啊,怎么回事,你说啊。“米米有点儿激动,她感觉到自己现在就是408宿舍的待罪之人,唯一洗清罪名的方法就是把这个该死的名额还给可怜的李惠。
  陈晴说,”别问了,她难过着呢。“
  遇到这种情况,米米当然是要去隔壁宿舍找“八卦公主“薛毛毛。当时薛毛毛同学正在认真的晾自己的内裤和bra,电脑上还放着《北京欢迎你》——北京欢迎你,有梦想谁都了不起……薛毛毛摇头晃脑的跟着哼唱,这让米米有点儿忍无可忍。她关掉了音乐,对毛毛说,“你还嫌学校大喇叭放的不够是不是!”
  “呦,你是不是得请客啊,大米同学,这等好事儿掉到你头上了!”
  “什么呀,我就来问你这事儿的,我莫名其妙着呢!”
  “莫名其妙什么?”
   “李惠怎么了?”
   “长相决定命运!”
   “你再不正经我可生气了。”
  毛毛把门关起来,眼睛变得贼亮贼亮,这是她要开始八卦时的经典表情,”你也太不食人间烟火了吧,保研的人这学期开学就要选导师了,你觉得哪个导师会要李惠?“
  ”为什么不要李惠啊!“
  ”你非要我说明白吗?今年系里招学生的导师你发现什么特征了?清一色的男人啊!“
  ”不会吧!“
  ”是的,李惠一个个去找了,每个都说李惠和自己的研究方向不是很对路,不就是嫌她丑吗!“
  米米先是觉得如释重负,但瞬间又变得沉重起来,三年前她和李惠一起被分到408宿舍的时候,她对李惠的第一印象就是丑,丑到了一般人可以接受的程度之下。这导致米米一开始很不待见李惠,但是李惠真的很善良,很努力,她颠覆了米米心中”丑人多作怪“的基调,让米米喜欢上了这个很丑很温柔的姑娘。
  李惠拿到保研名额是顺理成章的,从未用过什么手段,今天却因为这个原因被自己顶了下来,米米心里有点儿不是滋味儿。这是个什么世道! 她就算放弃了名额,学校也铁定不会要李惠,只是她挺郁闷的充当了这个恶人的角色。虽然读研究生挺不靠谱,但找工作是个更不靠谱的过程,既然就让她中了头彩做了恶人,那就留着这个名额当工作的保底吧,万一出去找工作被鄙视坏了,还能在学校混个两年。
  
#6
笑坏妞 2010-06-03 05:09:06 只看该作者
  03
  当距考研倒计时还有122天的时候,陈晴从宿舍搬了出去。她在xx大学租了一小间平房,准备专心备战考研。米米劝她,“大晴啊,有这个必要么?”搬东西的时候,米米跟着陈晴去了躺XX大,虽然米米用脚趾头想想就知道300块钱的房租大概能在北京租到个什么样的房子,但是事实还是把米米震撼了一下。
  一间大概7,8平米的小屋子,说是小屋子,其实就是校工在自己住的房子外面用砖头随便搭了一间,只能摆下一张单人床和一张小桌子。没有暖气,没有卫生间。窗户上糊的报纸,风随便就能灌进来。现在的天气还好,到了冬天,这真没法过。在桌子边上就有个水龙头,陈晴用保温瓶接了一瓶自来水,米米很奇怪,“你接自来水干嘛。“陈晴推推眼镜,拿出一个弯曲的钢丝,插在水平塞上,然后塞上瓶塞,“用这个烧热水啊……”米米迅速的在脑海中搜寻这么个东西,反正在她的记忆里是没见过这种东西的,“天那,这种古董都能被你找出来,可以进博物馆了吧。”“你太少见多怪了,这里好多人都用这个烧水,我这个还是以前住在这里的人留下的呢。”
  屋子在照兰苑附近,这里聚集了全国各地揣着xx大学梦想的考研族,虽然走个10来分钟,就可以到教学区,那里生机勃勃,是中国的头等学府,可是在这里却让人很难相信这里也属于这个让全国人民仰望的高等院校。
  米米问陈晴,“你去哪上厕所啊。”陈晴说,“恩,我正好要去方便一下,你陪我去吧,就在那边。”于是米米跟着陈晴过去了,离那个“厕所”还有10米的时候,米米就闻到一股恶臭,“你去吧,我就不过去了。“她远远的看着那个厕所,觉得像老家农村的猪圈。厕所是人类文明进步的一个重要代表,而这个厕所显然还停留在上个世纪80年代。
  “厕所干净么?”
  “挺好的,就是晚上没灯。”
  “……”
  米米的表哥王皓在xx大读博士。中午表哥请米米和陈晴在食堂吃了一顿,陈晴感叹的说:“你们的食堂就是不一样啊,比我们学校的好多了。”米米心里想:“你就这么没出息么?qh的人放个屁你是不是都要凑上去闻一闻。”表哥对陈晴说:“以后有什么事情就打我电话,我一般都在学校,一会我去给你办张饭卡。正好我还有个同学不住校了,我把他洗澡卡给你,澡堂你知道在哪里吧,以后去那洗就可以了。“陈晴一脸感激。整个吃饭时间,她都在像表哥请教各种各样的 ”学术“问题,表哥倒是也乐得被人崇拜一回,回答的不亦乐乎。
  吃完饭,陈晴跟米米说,“你表哥真不错哎,有女朋友没?”
  “没有,老光棍一个,他都27了,没救了没救了。怎么,你想舍身救他?“
  ”不是不是,我就是挺佩服他的,等我考上qh,也要找个你哥那样的,不过,要比他高一点点……“
  “随便你了……哎,你回不回学校。“
  ”哦,不回了,我今天就在这住了,晚上去六教上自习,明天我还能蹭课。是XX教授的课哎……““好吧,那我先回去了。”“恩”
  在公交车上,米米看着形形色色的人,突然有种凄凉感。在北京,也许很多人白天活跃在各种场合,他们是学生,白领,或者是北漂的“文化人”,到了晚上,就像耗子一样的回到那种可怕的屋子里,还真是上得了天堂,下得了地狱啊,当自己被赶出宿舍以后,是不是也有相同的命运呢?谁知道呢?
   米米已经参加了学校的保研复试,成绩也还挺理想,学校发来一纸协议,大致内容是,如果签了这协议就必须去读学校的研究生,如果有更好的机会的话,除非交三万的违约金,不然就不能走。米米觉得这个协议很好笑,劳动法还规定不带这么样交违约金的呢,学校怎么就这么狠心的对没有经济收入的学生呢。不过人家是老大嘛,老大说了算。米米还是有点儿犹豫到底读不读这个研究生,虽然说不用累死累活的考研就能混个文凭很划算,但是毕竟得搭上两年的时间啊……
   米米拿着协议回到宿舍,李惠在宿舍看书。
  “李惠啊,听说现在可以自己去校外联系导师,只要导师同意接受,你又达到学校保研资格的话就可以外推了。”李惠摇摇头,“算了,正好家里希望我早点工作赚钱,我就好好找工作吧。”
  米米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了,她能说什么呢?说什么也没有用。她想到了当年李惠的父母用扁担挑着行李送她来上学,住不起宾馆就在操场上睡了一夜,心里拔凉拔凉的。越长大米米越觉得,自己苦点都没关系,让含辛茹苦的父母伤心是最不厚道的。李惠的父母知道了该多伤心,他们以为自己用每一粒粮食换来的钱供女儿读书,就能让她过上好日子,城里人的生活好的就像在天堂里一样,李惠一定不会告诉他们她自己又多惨,生活,在善意的谎言中显得更加悲凉。
  
#7
wangyouwei2005 2010-06-03 05:39:54 只看该作者
  期待中,不悔是学中文的,
#8
秦朝美女 2010-06-03 06:30:06 只看该作者
  我来了,占个码头
  
#9
猫猫红 2010-06-03 06:32:57 只看该作者
  
  
  这要催,死命催,才能快点写完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